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宝鉴 > 正文 第九章 玄袍老者
    经过差不多半个时辰的修炼,萧衍发现气海内的五彩龙影内气正在缓缓地盘旋。虽然不大,但也勉强够用。

    萧衍脱下衣物,只穿了一条小裤衩。听着水声,慢慢的靠近水潭接近瀑布的岸边,从旁边绕到瀑布正下方。好在瀑布到最底下,已经有不少分流,因此瀑面较宽。而外围的,基本上都是受到岩壁山石缓冲分流的小瀑布。萧衍找了一处乱石林,这里瀑布星星diǎndiǎn,虽然也密集异常,可是相对中间一些地方来説是有天渊之别的。

    萧衍鼓荡着内气,缓缓走到瀑布下,再逐渐散掉内气。

    小瀑布可是从超过百丈以上的高度落下,一滴滴的水珠,豌豆大小,打在身上。冰冷刺骨,更是痛入骨髓!每一颗水珠打在身上,那里就是一个红diǎn。而落到头上的水珠,每一颗都像小石子一样,使萧衍头皮发麻,脑袋嗡嗡地响个不停。萧衍忍着来自头上、身上的痛楚,拼着一口气也不让自己倒下去。

    时间渐渐的随着水珠地冲击一息一息的过去,当过去一刻钟的时候,萧衍的意识开始逐渐模糊。然而,萧衍却咬牙坚持,哪怕是嘴角开始流血也是不顾!

    萧衍一边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同时一边想着:“相对很多同龄人来説,我已经落后了,再加上视觉上的缺陷,要不被人落下,就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心血!既然视觉不能和别人比,真气、内气修为不能和别人比,那么肉~身强度一定要比别人强!”

    “那些武者可以去南屏山脉寻找自己的机缘,真是羡慕啊!前世修炼十三年,却限于世界资源的匮乏,直到最后我也未能完成筑基。而这一世,双目失明再加上真气、内气的无故消失。但是即便如此我也不能放弃!身残是残疾,心残是残废!世人皆道我残废!哼哼,等着吧!”浑身的疼痛已经渐渐使得萧衍麻木,而心底还在不停的念叨。

    萧衍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哼,这个世界以实力説话,软弱只能招来无休止压迫。我要强大的力量扫开世间一切阴霾!我要让乌云再也不能遮挡双眼!谤我者杀!辱我者杀!轻我者杀!笑我者杀!欺我者杀!贱我者杀!”

    ※※※

    就在萧衍进入瀑布下修炼的时候,潭边出现了一位身穿玄袍的老者。花白的胡子,迎风飘舞,看上去很是洒脱。

    “几个娃儿还真是爱折腾啊!”看着水潭边四个十岁不到的孩子,老者有些无奈。

    “这小家伙竟然想出借助瀑布来修炼肉~身!只是水流太急,冲击力量太大了!”玄袍老者自个儿想着。

    水潭边的玄袍老者,一直注视做萧衍的一举一动,萧衍的坚持、顽强对他震动很大!

    “这小家伙,哪像个孩子啊!不过也对,他的路还真不能以常眼光视之!看来这些年的磨砺,还是有用的。”玄袍老者投去赞许的目光。

    他不禁想到了自己年轻时也是这样有拼劲,敢于挑战自我极限。可是也不知道从何时起自己似乎懈怠了,也是从那时起,自己的修为开始停滞不前。这就叫锐气吧!

    ※※※

    “少爷在瀑布下坚持的时间太长了!再下去恐怕就对身体无益了。”梦莹看着瀑布威势,很是担心。

    “少爷是最棒的!一diǎn小瀑布难不到他!赶明儿我也去试试!”梦吟却不以为然,反而还有些跃跃欲试。

    “就是,小七哥哥自己会拿捏的!”今日有diǎn不对付的诗语、梦吟二人意见相当一至,都对萧衍充满了盲目的信心。

    梦莹看着二女,一阵无语。

    当萧衍在瀑布下奋战了差不多三刻钟的时候,萧衍已经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意识里面开始出现了幻觉,萧衍也明白有些过犹不及了。赶紧守住最后一丝清明,调动体内那仅存的内气。由于内气的出现,身上的痛楚也缓缓消失。艰难的移动步子,从瀑布之中撤退下来。

    看到萧衍出来,梦莹三女赶紧围上去,却没有一人敢去接触萧衍。此时的萧衍虽説不上皮开肉绽,但也是一片片青紫,浑身肿大,看上去极其可怖。此时三女都害怕了!怕一碰萧衍,萧衍的皮肤就要炸开一般。梦莹二女无声的流着泪,用毛巾将萧衍身上的水轻轻的擦干,一左一右架着萧衍在一处空地坐定。

    “小娃儿还真是胆大啊!不过最后关头能及时控制住自己,也是难能可贵了!”玄袍老者缓缓步出,看着萧衍心里赞叹!

    “老人家,小子有礼了!”刚坐下的萧衍就感应到有人靠近,不过并没有感应到敌意,因此与老者见礼了。

    “见过老爷爷!”三女见到一个从来没见过老者过来,也是赶紧打招呼。

    “嗯,不错!用瀑布冲击身体来进行修炼,想法很好啊!”

    “老人家,这还叫不错啊!没控制好,都差diǎn殒命了!”萧衍听到老者的赞扬,却是满脸的苦笑。

    “给,刚好采到一株,对你有些帮助!”老者从怀里取出一株长着紫色花~蕾的三指型绿叶小草。

    “哇!跌打草呢!”诗语眼睛一亮,认出了小草,从老者手里接过来。

    “咦,有些不对啊!这跌打草恐怕不是寻常的跌打草啊!”诗语将跌打草拿在手里,顿时感觉到了非同寻常之处。

    “你这丫头倒是眼尖,这是异变后的百年跌打灵草!寻常跌打草百珠千株也难与之相比!”玄袍老者赞叹道。

    “谢谢老爷爷!”诗语眼睛一亮显然对这百年跌打灵草还是有所耳闻的,因此道了声谢,将跌打灵草交到萧衍手里。

    萧衍拿着跌打灵草,并没直接服用。而是在手里通体摸了一会儿,再用鼻子嗅了嗅。

    “谢过老人家了!”萧衍再度拱了拱手之后,将整株塞进嘴里慢慢嚼碎服下。

    不一会儿,就感觉到周身肌肤一阵清爽,再运转青龙诀调动最后一丝内气,全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缓缓了正常。萧衍能明显感觉到周身肌肤变得更加的坚韧了,心中亦是欣喜。

    “小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太多礼了。少年人应该有少年人的朝气!”

    萧衍心中暗想:“如果算上以前的记忆片段,我也是好几十岁的人了吧?”

    “老爷爷真是爽快人呢!”梦吟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老者,眼眸中闪过一丝期盼。

    “那是当然,我老人家……嗯?丫头,想要干什么?”老者被小丫头一夸,心里也是高兴。然而俗话説得好,姜还是老的辣!小丫头有所求焉能瞒过他的眼睛。

    “嘻嘻,老爷爷就是痛快!人家就当您答应了啊!我家少爷今后会经常来这里修炼。所以啦,受伤那是常有的事。不知道,老爷爷有没有更多的跌打灵草呢?也不要太多,百八十株就好了!”梦吟抓着老人的袖子,一diǎn也不显得生分。

    老者听着梦吟的话,前面还颇为受用。可是梦吟的话,老者越听脸越绿。到最后就差diǎn没从石台上摔下来了。

    “你当百年跌打灵草是大白菜呐!”老者没好气地瞪了梦吟一眼。

    “这跌打草虽然不是什么珍稀药材,但也要两年一茬。天南武者太多,受伤那是很平常的事情。因此一株跌打草在药行也能卖到十两黄金!然而,这变异的百年跌打灵草可就不一般了,在药行是有价无市。很多时候也是放到拍卖会去拍卖!”诗语在旁边解释了一下。

    “还是这丫头明事理啊!不过,要是你们让老头子我高兴了,奖你们一两株跌打灵草也不是不可以!”老者抚着长胡子,一副高人做派。

    “啊,老爷爷你想要什么呢?”梦莹水汪汪的眼睛一亮,心想有得商量就好。

    “呵呵,小丫头琴弹得不错,要是能弹一首令老头子我满意的曲子,就奖励你一株跌打灵草!小丫头,你看如何?”老者就如狼外婆奸计得逞般地露出了笑容。

    “老爷爷,这可你説的哦!”梦莹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为少爷赢得跌打灵草。

    “那我呢?”诗语和梦吟也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你们小两个丫头会什么?老头子也不区别对待,你们要是能令老头子我高兴也一样!”老者也是心里一乐。

    “好!”两个小丫头对视一眼,心想;“一定要为少爷[小七哥哥]争取到更多的跌打灵草!”

    “老人家,谢谢你的跌打灵草!不过老人家此来恐怕不只是为了送一株跌打灵草吧?”萧衍对这突然出现在清音潭畔的陌生老者也是充满了好奇。

    “唉,这人老了又没什么事干,这无意中发现你们四个娃儿倒是有趣!就来和你们聊聊,不可以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