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宝鉴 > 正文 第十七章 族会[中]
    第十七章族会[中]

    “哈哈哈,説得好!三长老不愧为我天南萧氏一脉的元老!看问题就是透彻!”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议事厅外传来,接着萧衍就感应到父亲那熟悉的气息缓缓出现在大厅里面。

    “各位倒是积极啊!这讨论本城主女儿的终身大事,居然在本城主还没出席的情况下就急着将本城主的女儿嫁出去了!各位真不愧是我萧家的中流砥柱啊!”萧天逸虎目含威的环视一干急于联姻的长老。

    “哈哈,天逸这话严重了,大家也是寻思着一边商量,一边等你的嘛!”四长老看着萧天逸打了一个哈哈,尽量用商量的语气与萧天逸説着。

    “天逸呀!不要多心,我们这也是才刚开始商量!你有什么想法,也和大家説道説道!”二长老也笑呵呵地説道。

    “好了!诸位,我家韵涵有兄长、有父母亲人,更有祖父祖母在堂!她母亲、兄长均不在身边,所以这个联姻本城主不能答应!另外,我儿萧衍也是当事人之一,之前也已经征得衍儿的意见!他做不出那种因为自己的私利去牺牲他大姐幸福的事情,所以他不需要飞虎门所提出的那个承诺!”萧天逸语气异常坚定,不容别人反驳。

    “你……你……你这是只顾你的小家,不顾整个家族的生死存亡了!”二长老气得浑身发抖,心想:“这之前可是好不容易征得家主夫妇、萧天逸的许可!今天萧天逸怎会突然变卦呢?早先与其私下讨论之时,可不见提出这等荒唐的理由?该死的!这飞虎门一行都已进驻萧城就等着七月半下聘了。”

    堂下四长老等一干长老也是面面相觑,对于萧天逸以如此蹩脚的理由反对联姻,一干长老就如吃了苍蝇似的面色难看。四长老与二长老对视了一眼,眼里透着狠色,扫视了身后的一干长老。

    “好了,既然天逸这么説了,那这联姻的事就此作罢!我天南萧氏一脉在此立足上万年,还没沦落到将生死存亡寄托在一个孩子身上!”大长老见萧天逸站出来反对,二长老、四长老那阴沉的脸心中就是暗笑。

    “説道生死存亡,依靠外力还不如自己家族内部团结一致!更何况,我南方四大势力,实力虽然有强弱,但还不至于説哪个势力有实力去覆灭另外一个势力!各位都是家族中的核心力量,不是掌管家族分支,就是分管各行各业!应当躬身自省,努力修炼提升自身实力!这眼看着再过几个月又是年关了,之前征询了大长老的意思,今年年关的族内大比与往年相比将进行一些改变!等这里族会议事结束主事长老们都留下,商议一下这次年关大比的新举措!”萧靖轩接过话来道。

    “家主,我等还有事情需要在这里开诚布公的讨论!”有长老大声喊出来,听着这位长老的话,萧衍扁了扁嘴:“好戏终于来了么?”

    “家主,各位主事长老!前面大长老提到了我萧家在天南域立足万年有余,然而我萧家在这天南域立足靠的是什么?説到底是拳头!是先辈们一拳一拳打出来的。但是今天,我们萧家族人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些!”

    萧靖轩与大长老萧靖南对视一眼,心里暗想:“这要来的看来终究是要来的吗?”

    “你有什么事就直截了当的説,在族会上人人均可畅所欲言!”大长老得到萧靖轩的暗示之后,注视着这名长老让他继续説。

    “既然大长老如此説,那在下就放肆了!我萧家靠拳头立足天南,也同时是出一份贡献获得一份收获!但是今天多少族人在外拼死拼活,而在族内随便一个废物居然都能占据喏大的庄园。难道就因为他是少爷吗?还请家主和各位主事长老做主,对族人能一视同仁!否则我等不服!”见到大长老的同意,该长老神情激昂。

    听到他的话,苏玉函气得是浑身发抖,柳眉倒竖,杀机隐现:“这不就是在説我家小七吗?反了!真是反了天了!”

    坐在苏玉函身边的萧衍听到这位长老的话,心里也是很难受!虽説被人背后议论已是屡见不鲜了,但是当真被一个长老级别的人物在族会时公开提出来説道,还是难以接受!

    “好胆!就差diǎn我家小七的名字了!先是欺负韵涵,眼看不成转眼又针对小七。一个个跳梁小丑,真当老娘不敢杀人吗?”苏玉函想着想着杀机迸现就准备站出来,可是却被萧衍一把拖住了。

    萧衍面对着奶奶轻轻地摇了摇头,经过刚才一会儿的思索。差不多已经想明白了!

    “奶奶,稍安勿躁!这族会透着古怪:之前逼迫大姐的事被父亲他们阻挠,而现在更是赤/裸裸的羞辱于我。这些人为何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逼压我恐怕还是小事!奶奶你注意到没有,跳出来的都是一些小人物!言辞犀利,句句如刮骨之刀!他们此时恐怕正等待你去杀了那起哄之人,如此他们正中下怀啊!

    奶奶,你要是杀了那起哄之人。孙儿敢保证,这些个长老马上就会群起逼宫,迫使爷爷退位!到时候爷爷失去了家主之位,我与大姐等人也就失去了名正言顺的保护!那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而且这位长老虽然赶上了找死的节奏,却不应该死在这里,他应该有体面的死法!”萧衍在苏玉函耳边轻声的分析着。

    “哼,你们説了这么多,可是老夫并不清楚你们到底有何用意!老夫可以告诉你们,在这内院的每一个人的生活都是有根有据的!不是你们可以妄自猜度的!”大长老冷哼一声,眯着眼睛看着那位长老。

    “大长老,这话就不对了。此人现在不是就在这里吗?萧衍,这么多人都看着你呢!怎么你还不承认你就是那个坐享其成的废物吗?”先前的长老尖锐的叫道。

    “呵呵,原来你们几位长老説的是小子我!不过各位主事长老,小子我虽然眼瞎了,可是这几位长老应该没瞎吧?小子现在可是才九岁,年纪尚幼小。吃穿用度靠父母贴补,即便是零花月例那也是族人的最低标准。説到居住,小子住的是荒无人烟的荒谷!占据喏大庄园?小子自己刀耕火种开荒之时诸位的眼睛长狗身上去了吗?”萧衍安抚好苏玉函,自己在梦莹的搀扶下出来怒斥道。那稚嫩的面庞,略显瘦削并不算高大的身影,声音在大厅里回荡格外引人注意。

    萧靖轩、萧天逸等人都冷视着一干起哄长老,如果説眼光能杀人的话,这些人身上早已多了几百个窟窿了。

    “放肆!一个废物居然敢出言侮辱我等!”

    “好大的胆子!信口雌黄是要付出代价的!”

    “好了,你们几个都退下吧!小七还是个孩子,你们过分了些!不过小七,你眼睛不方便需要人照顾是应该的!但是听闻你身边的梦莹两个小丫头可是练武的奇才,你説留在你身边做一些琐碎之事是不是埋没了她们呢?老夫倒是起了爱才之心,欲收她们姐妹为徒带在身边亲自调/教。小七应该会答应吧?”四长老先是喝退了一众起哄的长老,然后笑眯眯的看着萧衍。只可惜萧衍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森森的气息!

    “哈哈……原来如此!四长老,这么説令孙萧阳日前到清音谷抢人,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出于你的授予?”萧衍听到四长老的言语,哈哈大笑。

    “不过四长老,小子还是那句话。不论旁人怎么説只要梦莹姐妹自己不愿意,没人可以强迫她们!”萧衍尽管感觉到那择人而螫气息,可是仍然咬牙把自己的想法説了出来。

    “萧靖权!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我家小七,你们真当老娘是好説话的不成?”苏玉函站起身,目露杀机盯着四长老,仿佛只要他多説一个字就要他血溅三尺似的。

    “玉涵嫂子,小弟我怎可能做这种强迫小辈之事。小弟这也是为家族着想,人才不应该被埋没!在这多事之秋的天南域,我萧家更应该给有能力的人大力支持!难道不是吗?”四长老萧靖权洒然一笑,模样义正严词。

    “玉涵嫂子,我也赞成四长老之言!另外,小七虽然年幼,但享受家族带来的福荫可也不假。听闻小七有一套绝学,按説应该贡献出来让更多的族人受益?各位长老説是不是?”二长老看着苏玉函,还蛊惑着其他长老。

    “二长老所言甚是,既然享受家族福利就应该为家族做贡献!”之前起哄的长老们再度站出来

    “一个废物瞎子没赶出家族就应该感恩戴德了,居然私藏密技暴殄天物!”

    “……”

    “呵呵,原来各位长老种种所为就是为了此事!小子自创的武学自己修炼瞎了眼,诸位真的敢学?”萧衍轻轻一笑问道。

    “……”一众长老面面相觑,神功法诀虽好,可要是必须得付出失明的代价,没人愿意曲尝试。

    “嘿嘿,但即便如此我凭什么要传授给你们?”感受着一干长老的心头忐忑,萧衍突然脸色一变怪笑一声道。

    “这废物居然敢耍我们……”

    “放肆!你们还有diǎn长老的样子吗?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的道理各位不懂吗?你们都是几十岁的人了,难道还不懂得做人的道理?今天这件事就到这里,任何人不得再提。欲做事,先做人!如果你做人都不会,那这长老的位置就别坐了!”萧靖轩目露煞气,虎视着一干长老。

    “家主,既然你将话説到这份上我等也不多説什么!不过家族的规矩不能坏!从今年起,萧衍也必须参加年关测试、参加族内大比!如果在成年礼之前仍然不能修炼,还请家主按家族规矩办事。”二长老等人听到萧靖轩没有回旋余地的话,眼珠一转心头顿时再生主意。

    “好!就按二长老所言,年关测试、族内大比小子定会出席!”萧衍面无表情允诺,被梦莹扶着和苏玉函一起回到位置上坐好,心想:“这族内局势已经逐渐白热化,从暗斗开始向明斗转化了。如果我一味低调,反而遭人诟病!既然如此适当的展示一diǎn实力也不是不可以!”

    看着眼前一众牛鬼蛇神对自己儿子女儿的压迫,萧天逸很想奋起反抗!但是他相信儿子和父母一定能解决此事!

    萧天逸咬牙控制着自己,心中冷笑。既然你们做初一,那我就做十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