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宝鉴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清洗
    萧衍等人一起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倒是在热热闹闹中度过。福伯也通知了下面的人传达了萧衍的意思,所有人都集中到了大厅之外。

    “诸位,身为清音谷的管家。老头子我今天很高兴!那是因为,我们都跟对了人。在座的,以前不是老太爷身边的人就是老夫人身边的人,都是身受器重的。来到清音谷虽然最开始辛苦了一diǎn,但是后来清音谷的建设也多是老夫人遣人来。然而小少爷对我们不薄啊!就在刚才小少爷念叨这些年大家跟随着各家都过得不容易,因此自己贴补将我等的月例在原来的基础上都提升一倍!也就是説,我们现在都是拿两份月例了。这在我萧氏一族内院其他地方都是不可能存在的!我们是不是应该感谢小少爷呢?”福伯站在众人前,看着男女老少朗声喝道。

    “小少爷万岁!……”当场就有丫鬟老婆子们高兴的欢呼!

    萧衍双手轻按,下面就安静下来:“大家这些年来,跟着我这瞎眼的少爷来到这清音谷内,开荒种地、修桥铺路都不容易!也有许多人,在外面受人白眼。这些我都知道!都记在心里的!”

    “可是前些年,我萧衍年少也改变不了各位的境遇。然而大家既然跟着我萧衍,我萧衍就要让你们生活的富足,能在人前抬起头来!因此就寻思着,逐渐改善各位的生活。只要我萧衍还有一口气在,我萧衍有一口饭吃就绝不会让大家饿了肚子!而且你们都可以跟着我萧衍一起修炼,将来只会比现在更好!”

    “呜……呜……呜……我们总算盼到了出头的日子了!”当场就有丫鬟流泪轻声道。

    “小少爷,真是菩萨心肠的好人啊!”

    “我一定要跟着小少爷,闯出不一样的天地来!”

    “诸位,小少爷一会儿会单独与在场的每一位谈话!会对清音谷每一位登记造册,今后诸位就是清音谷的人了。下面我diǎn到了谁,谁就进去大厅!”福伯朗声与众人説着话。而萧衍、诗语等六人却回到了大厅,关上了大门。

    萧衍坐主位上,吟、莹二女抱着剑身立两侧。诗语在台下的文案上摆上了纸笔,萧皓、萧策二人在下面左右座位上坐好。这乍一看上去,就像一个公堂似的肃穆庄严。

    待得萧衍对几人吩咐一番后,各司其责。

    ……

    敲门声响起,唤进来的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少女,是清音小筑的丫鬟月娥。此女长得是眉清目秀,小脸清纯,两腮桃红又略露春情;发育得完好的胸脯高高耸起,恰似成熟的蜜桃令人食指大动;盈盈一握的小腰直教人生出把玩一番的冲动。感应着来人,萧衍略微皱了皱眉头。

    “你不必紧张,也不用多説话,听我説你只回答是或者不是!”感应着月娥进得大厅心中有些忐忑,因此萧衍微笑道。

    “是!”月娥道。

    “你叫月娥?”

    “是!”

    “你出身李家屯李家?”

    “是!”

    “你在老夫人那里侍候了十一年零六个月?”

    “是!”

    “你今年十九岁?”

    “是!”

    “家中有一七十老母?”

    “是!”

    “进入清音谷三年零两个月?”

    “是!”

    “你会背叛我是吗?”

    “不是!”

    “恭喜你!你已经是清音谷的一员了。”

    ……

    随着不断有人进入大厅,也不断有人出来在大厅前的空地上的另一边站好。每一个出来的人均是一脸奇怪的表情,可是也没有任何人説话。

    萧衍根据记忆片段中的关于心理询问的谈话方式、内容设计了一遍,对每一个人逐一问话。这种谈话方式,使得在场每一个人都感到很新鲜。而对与萧衍来説,虽然他能通过感觉来判断一个人是否对他有恶意。但是在此时,他还是多了一个心眼。很显然通过问每一句话,下人们的回答时的心理变化、情绪变化来判断更为准确。

    时间没有花多少,仅仅半个时辰包括福伯、夏氏母子、萧皓、萧策、诗语、梦莹等人,总共二十六人都一一的问了话。每一个人到最后,萧衍都会説:“恭喜你!你已经是清音谷的一员了。”

    ……

    “诸位,感谢你们在清音谷最初的建设中做出的努力!今后,我希望在场的每一位都将清音谷当作我们自己的家一样!福伯、夏婶、月娥、顺德留下。其他人都下去休息吧!”问话结束,萧衍简单的和下人们讲了话就打发其他人下去了。

    大厅内依然和先前问话一般,各自坐好。留下的福伯几人也随着萧衍等人回来了。

    “呵呵,福伯、夏婶,你们寻个位置坐吧!”萧衍在主位上坐下来,轻笑道。

    “小少爷,那老奴就坐在旁边看着!”福伯不明所以在大门不远处坐好,而夏玉荷也是选择了与福伯一般,坐在了大门的另一边。只是月娥、顺德二人脸色明显有些难看。

    “唉,你们自己説説吧!我留下你们,你们心里应该清楚!”待得福伯等人坐定,萧衍对着月娥、顺德二人方向幽幽一叹道。

    “小少爷,是要老奴説什么?我顺德五岁进入宗族内院,到现在五十余年。我的妻子为了家族前些年在外战死,我唯一的儿子在外执行任务,也是下落不明;我顺德为了萧氏一族劳心劳力,其心苍天可鉴!”顺德神情激动,口中叫屈。

    “嗯,你説这话我爷爷相信!我也相信!也是因此作为老人将你安置在清音谷!算是安享晚年吧!”萧衍面露痛心之色。

    “月娥,还有你呢?你不为我们説diǎn什么吗?唉,你看你这么年轻……”

    “小少爷,我月娥五岁不到就跟了老夫人,跟在老夫人身边勤勤恳恳深得老夫人宠/爱,这才安排来清音谷。在清音谷奴婢本本分分做人,老老实实做事,可从来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月娥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我见犹怜啊!

    “所以,你做任何事,也是对得起萧氏一族咯?是吧?!”萧衍面无表情地道。

    “……”月娥眼色复杂,没有説话。

    “我记得,月娥你家有七十老母在堂。唉,老来得女,不容易啊!”萧衍幽幽叹道。

    “看样子你也不愿多説什么啊!既然你不愿意説,就我来説吧!情之一个字,直教人生死相许!多么美妙的画面!”萧衍缓缓説道。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月娥有些吃惊的看着萧衍,结结巴巴的道。

    “哼,一个黄花大闺女来到我清音谷,这无缘无故的就失了身子。也许你会觉得,我一个瞎子什么也不会知道。可是你可知晓处子的气息在你失/身后会改变?还可知道那个男人在你上身留下的气息根本就不是我清音谷之人拥有的气息?原本我还好奇,是因何等原因会让一个本本分分的丫头背叛于我。不过既然是为了情,一切都解释得通!”

    “哼,即便知道了又如何!我是不会説的!”月娥冷哼道,心想:“一个瞎眼的废物,一个废物老头,一梆子小屁孩还能拿我如何?我可不是族里那些没有修炼过的下人!”

    “哈哈哈,天大的笑话!你真以为你的付出对方就能给你想要的?也许你还在想着人家正式娶你过门吧?哼哼,别作梦了,一个男人如果爱一个女人就不会让她做如此危险的事!”説着话,萧衍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哼,小少爷,你説这些没用!自从我月娥走上这条路,就没想过风风光光的嫁给他!”月娥也是豁出去了,冷冷地看着萧衍,目中透着怜悯之色。

    “哦,爱情真伟大啊!不过嘛……嘿嘿,你真的以为你不説,我就能不知道?你真的以为我就那么想知道对方是谁?”听了月娥的话,萧衍怪笑一声道。

    “……”月娥惶恐地看着萧衍,接不上话。

    “不!既然有人都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本少,本少爷为什么要现在就摊牌?所以,本少不需要你告诉我是谁!再説你身上有他的气息,再次遇见本少还能不知道他是谁吗?”萧衍冷笑着也没有让月娥説话的意思。

    “啊!你这魔鬼!”月娥情绪激动,双眼通红。直冲萧衍而来!这个魔鬼太让她恐惧了,他的存在将是自己爱人成功的最大障碍!月娥心中呐喊“杀了他!杀了他!”

    “大胆!”吟、莹二女拔剑欲刺。

    “你们退下!”月娥一出动,萧衍立刻便感应出了月娥不是梦莹姐妹能抗衡的,因此萧衍喝退了二女。

    萧衍感应到这冲来的月娥到得自己身前不远,突然重心下移,几乎是将全身的内气都集中在了一双手上。

    “啊!青龙出水!”萧策等见得月娥的架势,惊声大叫。

    “哼,真是看得起我啊!一出手就是杀招!”萧衍冷哼一声。却不退反进,左掌画圆缠腕,以‘左云手’引开月娥的右拳全力一击。趁其重心不稳之时,右手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过月娥前胸,一双大手紧紧扣住月娥的脖子将其举了起来。

    到了此时月娥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可笑,哪怕是自己武士二阶的修为!那只抓紧自己脖子的手任自己全身力气使出也是不能动得分毫。一直以为萧衍不能修炼就没有多少武力,然而现在一切都晚了!

    “再见了我的爱人!来世再见!母亲,女儿对不起您了!”月娥见反抗无力,也就认命了的留下两行清泪。

    感受着滴在手上的泪水,萧衍心中叹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在场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除了顺德外,都是松了一口气。

    “你安心地去吧!你的老母我会着人安排其安享余生!”萧衍感受着月娥的心情右手猛地一抓,“咔嚓”一声轻响,月娥的脖子骨骼尽碎。萧衍随手一扔,将月娥那软绵绵的尸身扔在大厅中央。

    大厅里气氛压抑,这一幕变化得太快,快到很多人都来不及反应。

    “顺德,你想得差不多了吧?有什么可説的?”萧衍接过梦莹递过来的手绢,擦了擦手缓缓説道。

    “小少爷,你杀了老奴吧!”顺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也不在抖索。

    “我只是个瞎子,对你等无害!你等却千方百计算计于我,处处监视!你为家族可以説付出了全部,可是你却背叛了我爷爷、背叛了我!这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在想,你是为何而背叛呢?”

    “小少爷!不要説了,杀了我吧!”萧衍的话説到他心里去了,何况他现在不能背叛那位大人!他顺德既无颜活于世,也不能活于世!于是以头呛地,以求速死!

    “顺德,看你説的。我萧衍只是九岁的孩纸一枚,念念不离善心,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这喊打喊杀的可是做不出来的!”萧衍满面和煦地道,场中的人都是翻了翻白眼儿,即便是顺德跪在地上,听得萧衍的话也是抽了抽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