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宝鉴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大比[一](求收藏、推荐)
    萧衍在梦莹姐妹的扶持下来到巨大的测试仪前,心中很无奈。丹田内的真气除了那一丝淡灰紫色的真气之外,五行真气是一diǎn也没有了。

    不过也是没有办法,仍然是降手贴在测试仪上。

    可是半天了,测试仪是一diǎn应也没有。最后,胖脸执事不得不宣布:

    “萧衍,十岁,无修为!”

    “哗!……”整个练功场开始沸腾了,不是因为萧衍的修为有多高而令得群情高涨。而是因为以前最有争议的废物,现在仍然是废人。

    “哈哈哈,笑死人了!我就説这个废物还是废物吧?”萧爽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唉,太丢人了!上次族会上言辞灼灼的要来参加测试、大比!这一测试,我都羞于旁观!”

    “嗯,果然无知起来太可怕!就这样出来瞎转悠也不嫌丢人。还要上场,这不是给大家增添笑料嘛!”

    “你们都住嘴!七弟虽然没有修为,可是人家敢于去测试!就凭这份勇敢,尔等也是多有不如!”萧瑾喝斥下面的起哄,嘴角却也是划出一个弧度来,喝斥完了之后,还看着贵宾席上的蒙着面纱的女子diǎn了diǎn头。

    可惜的是,那蒙着面纱的女子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而是在关注萧衍测试,对于萧家的小字辈,在来萧家宗族的路上就做了一番了解。其中关于萧衍的一些传言也是有所耳闻。但看到真人后,再看到修为测试,确实够震撼的!震撼的不是萧衍本人,而是萧衍的情况居然在萧家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再联想到刚才苏玉函的话,蒙着面纱的女子开始在想:“到底是苏玉函脸皮太厚了呢?还是这萧衍确实有其不凡的一面?”

    “哼,无知的混蛋!小七哥哥,我们不理他们!”诗语看到这一幕,跑过来抢了梦吟的位置抱着萧衍的胳膊,哼道。

    “你这丫头,我又没説什么!”萧衍无奈的笑笑,拍了拍诗语的小手道。

    场下看到诗语和萧衍的亲密举动,一个个都像是与萧衍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般!一个个都在想:“等一会在大比之时可要好好的将这位少爷蹂/躏一番!”

    在贵宾席上虎敬晖看到这一幕,发出如杀猪般的嚎叫。而那蒙着面纱的女子更是好奇的看着这个瞎眼少爷,疑惑这瞎眼少爷身边怎会有如此多的美少女呢?

    主席台上,萧靖轩等都是嘴角抽动,不知道该説些什么!而萧靖辉等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家主,你家小七仍是没有修为啊!我看这大比还是不要去的好!毕竟拳脚无眼啊!”

    “你是怕你家的那孙儿断脚断手吧!哼!我可是听説了,上次某些人在清音谷吓得跪地求饶!”

    苏玉函看着萧靖辉那装模作样的样子,心中气极,恨恨地道。

    “呵呵,玉涵嫂子,今时不同往日!这大比场上可是不准使用兵刃的!家主,要不我们来设一个赌局如何?”萧靖辉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你想如何赌?”萧靖轩道。

    “我们这次赌个二十万两黄金,如果你家小七胜出,我付二十万两给小七做奖励!当然如果小爽胜出,你就付二十万两给小爽做奖励!如何?”萧靖辉眼睛斜着扫了扫作为观众席、贵宾席上的人,心想:“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你们总不会退缩吧!”

    “你……哼,小打小闹没兴趣!要赌就一百万!那么一diǎndiǎn我都看不上眼,更别提我家小七了!”苏玉函听了萧靖辉的话,心头暗喜,不过却故意表现出信心不足的模样来。

    “好,就依了玉涵嫂子的!”萧靖辉想了想,一咬牙就赌上了。

    “哈哈,你们赌上了也不叫上我。我也来参与一股,就五十万赌小六胜出!”萧靖权哈哈一笑,也是凑上了热闹来。

    “哦,你们都赌上了。那小妹也来参上一股,五十万赌小七胜出!”墨菀清看得苏玉函脸色不对,于是也是出来帮上姐妹的忙。

    “哈哈,你们萧家可真有意思,自家赌上了有什么意思!我们也来参上一股如何?”韩家的六旬长老哈哈笑道。

    “你们要参与的都可以来,小赌怡情嘛!”萧靖轩抽了抽嘴角,心里乐开了花。

    “哈哈,萧家主可真是个妙人!那我们都玩上一玩了。我韩家出五十万,赌萧爽少爷胜出!”韩家长老道。

    “我飞虎门出一百万,赌萧爽少爷胜出!”虎敬晖咬了咬牙,心中更是恨恨的咒骂了萧衍一顿。

    “我李家出十万,赌萧爽少爷胜出!”

    “我王家出二十万,赌萧爽少爷胜出!”

    ……

    “这么多赌萧爽少爷胜出的,那小女子就出五十万赌个冷门,赌萧衍少爷胜出!”姜家的蒙着面纱的女子的説话,使得萧靖轩夫妇、萧靖南夫妇等人都是看了看她。

    “嗯嗯,我们家也出五十万赌小七胜出!”

    ……

    那赌局是越来越大,好一阵子才结束。各自都将储金卡的数字转到萧靖轩的帐上去了。这一次的赌局,开始还好,到了后来资金超过两千万。可谓是大佬之间的豪赌!而赌萧衍胜出的寥寥无几,也就苏玉函、墨菀清、林秀英和那蒙着面纱的女子,总共也才不过两百五十万而已。

    “小姐,为何赌那衍少爷胜出?他可是没有修为的啊!”蒙着面纱的女子身边的老者轻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凭着感觉而已!觉得那衍少爷可能会胜出!”

    ……

    ※※※

    就在练功场因为萧衍起哄,主席台上设上赌局的时候。

    在距离萧氏宗族不知道有多远的一个茂密森林里的小村庄之中,这里只有简简单单的猎户几十户人家。

    在村东头的一户人家姓叶,要説起这叶姓人家也就父女二人,来小村庄也就四五个年头。但是人家却知书达理,是小村庄唯一一家能识文断墨的人家。各家有了什么事情,也都是先来叶家请教一番。

    这叶家的独生女,长得是人比花娇。用村民们的话来説,那是天上的仙女儿下凡来了。而这叶氏女子今年二十有二,也是没有嫁人。每次猎户们回来,都是要绕道来叶家走上一走,一来送上一diǎn野味;二来顺便在叶家姑娘身边沾diǎn儿仙气。

    而今儿个,猎户们前前后后来了两三波,叶家姑娘都是没有了人影。猎户们知道,叶家姑娘又是上山采药去了。原因无他,自从半年前猎户们自山野之中捡回来一个伤势很重的年轻人。那叶家姑娘就自告奋勇的照顾起这昏迷不醒的年轻人来。可是这一照顾就是半年!也不见年轻人有丝毫的转醒的迹象!

    因此,猎户们摇着头,在叹息声中各自回去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山林里响起一阵轻快明了的山歌,那声音犹若黄莺一般清脆。猎户们听着山歌,脸上露出微笑。那叶家姑娘回来了!

    “木头!人家都照顾你这么长时间了。天天给你唱歌,你好歹也应一声嘛!”叶家姑娘自言自语地,还一边给睡在木床上的年轻人用湿毛巾擦了擦脸。

    也许是姑娘的话引起了天神的怜悯,就在姑娘为年轻人擦手的时候,姑娘突然感觉到那半年没有动过的手突然有了回应,居然将自己的手紧握了一把。

    姑娘先是一惊,就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接着就是眉开眼笑!

    “嘻嘻,木头!你终于有反应了哦!”姑娘再次握了握年轻人的手,看着年轻人。

    半响了,那年轻人眼皮一阵跳动,双眼也是慢慢睁开来。

    “我这是在哪里?”年轻人迷茫的看着眼前美丽不可方物的姑娘。

    “这是我家呀!木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叫木头吗?”

    “本姑娘又不知道你叫什么,看你的样子就像一块木头!就叫你木头了,你有意见啊?”姑娘娇嗔道。

    “……”年轻人也是接不上话,他只记得自己在身受重伤后,又被一群人追杀。最后跳下了悬崖,就此什么也不知道了。现在就连自己是谁,干什么的都是不知!

    “唉,果然还是块木头啊!”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年轻人,姑娘轻叹道。

    ……

    ※※※

    在萧氏宗族内院,练功场的观众席上人潮涌动。越来越多的人朝着这里赶来,原因无他在测试结束之后,就要分组大比了。

    “诸位,安静一下!今年参加宗族测试的人员一共一千八百三十三人。其中武者境二十八人,武士境三百四十四人,武徒境一千四百六十人,一人无修为。家主,大长老,小七少爷没有修为我该如何为其分组?”那胖脸执事大声问道。

    听得胖脸执事的问话,所有人都是竖起耳朵听他们如何説。而在贵宾席上的人也是盯着萧靖轩和萧靖南等人。他们可都是已经投了赌注的!

    “小七,你怎么看?”萧靖轩则看着萧衍问道。

    “爷爷,让他们先比试吧!我与六哥萧爽有约战!不论他能不能坚持到最后,武徒境结束我与其一战!”与其他的武徒期对战,萧衍可没有兴趣,而且交手多了很容易暴露。

    “第一部分是武徒境大比,参与大比的上前一步,不参与的都退出场地!所有参与的人员不得使用武器!”

    武徒境武者在场的一至五阶占了七成,让这些低阶武徒去与高阶甚至圆满境武徒对战,摆明了不太现实。所以听了胖脸执事的话,台上顿时少了一大批!但是仍然有四百多人,这四百多人也在胖脸执事的招呼下各自拿了自己的号牌。

    “下面一共四百六十四人,尾号为一的上一号台,尾号为二的上二号台……尾号为十的上十号台!”

    而下面的武徒境武者也是各自根据自己的号牌选择了自己的战台。而小耗子与小册子也不知道是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差!这一对难兄难弟居然都出现在了九号战台。

    萧衍感应到这些哭笑不得,如果每个战台最终只留下一位,那小册子与小耗子注定了最多只能一位留在台上。

    感应到诗语出现在了六号战台,萧爽出现在二号战台,萧衍也是松了一口气。在不能用武器的情况下,对于诗语对战萧爽萧衍也是不能肯定诗语就一定能胜出。

    [欢迎关注初語、关注凌天宝鉴的朋友加收藏、投推荐票,谢谢!朋友们可直接来初語qq群451966709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