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宝鉴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神秘玉佩(求收藏推荐)
    三月三城主府,萧氏家族家主夫妇大寿,早在新年伊始就已经传开了。因此在离三月三还有几天的时间,天南各大势力已经开始进驻萧城。各酒楼、客栈亦是被各势力提前预订了下来。而大街小巷上,也是奇装异服的人多了起来。

    这一天,萧城南门有一辆摇摇晃晃的马车驶进了萧城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从十天前,进出萧城的车辆马匹都要经过检查登记。然而就在刚才那辆摇摇晃晃的马车驶近南门后,城卫的领头之人就主动上前与赶马车的老头打招呼,并恭敬的将马车请进了城去。

    当然,知道内情的就见怪不怪了!谁叫那马车上就是那位每次出动都得引起争议小七少爷呢!

    马车里,萧衍与诗语、吟莹三女都是在商议着爷爷奶奶大寿送什么礼物比较好。最后一致决定先去坊市碰碰运气,最后再去多宝商会看看。

    得到萧衍提醒的马伯驾了马车从正南街直奔坊市方向而去。

    却説这修武者坊市,离八宝街、七厘胡同都是不远,因此萧衍一行也是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就到了坊市外。

    “马伯辛苦你了,你先回城主府吧!我们自有安排!”四人一行下了马车,萧衍对着马伯道。

    “诗语,这里你熟悉,一∫,..会儿你带路。”萧衍听到马伯驾着马车去远了,听着坊市内传来热热闹闹的声音,对诗语説道。

    “小七哥哥,这坊市大大小小,各行各业的铺面好几百呢!我们还是慢慢逛过去吧!”

    “也行,吟、莹我们走!”

    ……

    “瞧一瞧,看一看呐!货真价实上古遗迹出土的宝贝,每件只要一百两!”

    “清仓大甩卖!每件宝贝只要十两!十两就可买得一件称心如意的宝贝!”

    “祖传秘方,包治百病!不见效不要钱!”

    “这位公子,小老儿观你印堂发亮,前程无限!不过近日嘛!”

    行走在坊市,一行人也算是大开眼界了!尤其是梦莹姐妹从来没有来过这些地方,就像是好奇宝宝一般这里看看,那里瞅瞅。而萧衍听着周边熟悉的话,满头黑线!

    “卖身葬父!只要一百两,各位大爷行行好,就买了奴婢吧!”刚行入坊市街口不久,萧衍等人就见到路边上跪着一衣着破烂的年轻女子,而女子身旁还有用一张凉席裹着露出青紫肤色打着赤脚的人来。旁边偶尔还有人投几个铜板,碎银什么的。

    “这位大姐姐好可怜!”梦吟看到女子,心生怜悯。

    “少爷,要不我们帮帮她啊!”梦莹在萧衍耳边轻声説道。

    “是啊,小七哥哥。我们帮她们一下嘛!”诗语看到女子的可怜模样,也是抓着萧衍的衣角,説道。

    “你们几个丫头,倒是心地善良!那投几个铜板,我们就走吧!”萧衍也没反驳,宠/溺的摸了摸诗语的脑袋。

    “少爷,投几个铜板?为什么不投个十两百两的呢?”梦吟看着姐姐去投了好几个铜板,一行人也渐渐走远了,疑惑的问萧衍。

    “唉,你们啊!真是太善良了!可是你们哪里知晓,那根本就是骗人的把戏呢?我们且先説説,这安葬一个人需要花费多少?作为穷人家来説,一两碎银就可以买一口普通的寿材,而十两银子就能风光大葬了。那女子卖身动辄百两,还不知道是黄金白银的。再説了,那女子身旁凉席内的人身体健硕,气息年轻不过三十能生出这么大一个女儿来么?关键是,人家都还没死呢!何来葬父一説!那人应该是修炼了敛息法诀,旁人很难发觉!”

    “啊!我们被骗了!哼,少爷干嘛还要我们投她铜板呢!”梦吟听得萧衍的话,气呼呼的説道。

    “小七哥哥,他们太可恶了。我们回去揭穿他们!”

    “算了,我们走吧!梦莹没説话,你为她们解释看看!”

    “少爷赞成我们投几个铜板,是因为少爷认为我们心地善良值得肯定,以此支持我们!而少爷反对我们投更多的钱财是因为世间险恶,以此让我们懂得保护自己!少爷不赞成回去揭穿她们,少爷是告诉我们世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生存的方式。通过整件事来説,少爷的意思是我们须得善念心中留,处事需谨慎!”梦莹想了想,对二女説道。

    三女看着萧衍,萧衍不置可否的笑笑却并无言语。

    萧衍几人也是边走边逛,街边所闻不仅仅是诗语三女,就是萧衍也是新鲜异常。

    突然,萧衍略有所感,在一路边小摊边上停了下来。摊主是一位大概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面色蜡黄,嘴唇乌青,萧衍听其气息粗重,心想:“应该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老板,你这里的东西有什么説道吗?”萧衍在小摊前蹲下来,感应着摊面上摆出了十几样有字画、有断刀断剑、有玉佩、有珠花首饰。

    “小公子好眼力,我这里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宝贝,字画首饰均是祖辈传下来的物事。而这刀剑、玉佩可就有来头了,都是南屏山脉遗迹出土玩意儿。小公子要不来几样?”摊主看得萧衍和三女顿足,那稚嫩的模样就是眼睛一亮麻利地説道。

    “你这玉佩我倒是有几分感兴趣,你开个价吧!”听到摊主滔滔不绝的介绍,萧衍就是一阵头痛。摊上的字画刀剑萧衍都是亲手摸过,的确是普通的货色,况且买来无用。

    “公子慧识金啊!这玉佩八百两黄金,分文不少!”

    “我也是觉得你的玉佩颇为古朴拿来送人还不错,你一开口就八百两!五百两,愿卖就卖!”萧衍説着就起身欲与诗语等离开,诗语三女听得摊主的话也是狠狠得瞪了他一眼。

    “小公子,留步!价钱好説,今天最后一笔生意,就便宜卖你们了!”摊主看到三女瞪自己,不明就里。但是看到四人就要走,立马换了一副笑脸,将萧衍等人拉住。

    “梦莹,付帐!”萧衍説着就将摊位上的玉佩抓起来,拿在手里。而另一边梦莹听了萧衍的话,气鼓鼓的将五百两金票给了摊主。

    “慢着!这玉佩本公子看上了!我付你一千两!”就在萧衍把玩着玉佩,与三女欲离开之时。突然一位二十来岁的玉面年轻人拦住了萧衍等去路

    “我们走!”萧衍听得年轻人不容分辩的口气,心中不岔。招呼了三女就准备绕道离开,况且萧衍之所以在摊位边停下来,就是为了这玉佩,现在已经到手的东西岂能转让!

    “我让你们站住,没听到吗?”玉面年轻人看到萧衍等人居然不理会自己,不禁觉得颜面无光。

    “哼,现在银货两讫,东西已经是我们了。你説你要就你要了?小七哥哥,我们不理他!”

    “哼,不识抬举。那玉佩本公子偏就要定了!三个小/妞也给本少留下了吧!”玉面少年听得诗语的话,面色一冷身上透出强大的威压,一团青灰色气团在伸出的双手之间若隐若现。

    感应着这股威压,萧衍心头凝重,这绝对是高阶武者境强者的威压。将三女拉在背后,大声喝斥:“怎么,强买强卖不成?还要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不成?”

    萧衍等人的冲突的声音,很快就在坊市里传了开来。

    “哼,一个废物,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还占据三个小美人,这是你自己找死!”玉面青年听得萧衍的大喝,面色难看。冷哼一声,右手掌心罡气盘旋凝聚成一道风刃斩向萧衍!

    有所察觉的萧衍,感应到风刃扑面斩来。当即“噌”地一声轻响拔出背上的黑铁剑胚向着风刃斩出,拔剑术与斩剑术发挥得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噌”地一声巨响,玉面青年的凝成的一道风刃被斩开,冲萧衍的两本分开而去。萧衍自己也是感觉胸口如遭重击一口逆血差diǎn一喷而出,总算是强自镇压逼了回去并迅速调息起来。

    玉面年轻人看得眼前这没有丝毫内气波动之人竟然接下了自己一击,哪怕是随便的一击可也不是随便一个普通人能接下来的,因此也有些诧异!

    而三女看到萧衍动手了,也是各自抽出兵刃就欲出手。

    “这里怎么回事?”就在剑拔弩张之时,周围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并将这里围住。

    萧衍听到衣甲碰撞之声,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哼,在我萧城坊市,居然出现强买强卖,欺男霸女之事!”萧衍冷哼一声道。

    “啊!小少爷,卑职该死!”来到近前的近卫军团头目这才发现,发生冲突的竟然是萧衍,顿时既惊又惭地跪在地上。

    “来人!给我将这无法之徒乱刀砍死!”近卫军团头目跪在地上,扭过头向着兵卒喝斥。

    “我看谁敢!”玉面年轻人看到近卫军团就欲动手,摸出一块腰牌亮了亮。

    “小少爷,这……”那小头目看到腰牌也是面色猛变,不知所措,回过头来看着萧衍。

    [欢迎关注初語、关注凌天宝鉴的朋友加收藏、投推荐票,谢谢!朋友们可直接来初語qq群451966709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