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宝鉴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星蓝宝晶
    “各位想必都知道,我们萧城的石坊和其他地方的石坊略有不同吧?因为这里石坊的原石,绝大部分都是来自火雀山!”尖叫者洋洋得意的説道,脸上一副你们都不懂的神色!

    “切……”周围一阵嗤声,每个人都翻起了白眼儿!原石材来自哪里,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用得着他説么!

    “你们……哼,説你们不知所谓呢!还不服气,你们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啊!”看着周围人的白眼儿,尖叫者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位大哥就説説好了!”其中一位围观者变脸挺快,态度也算诚恳。

    “哼哼,看你的面子了,就与你们説道説道。前面説到了原石来自火雀山,可是你们知道这火雀山是怎么形成的吗?话説啊,在上上上古时候,嗯,具体我也不知多少年前,这火雀山一/夜之间燃起了熊熊大火,周围也不知道烧死了多少生灵。反正自那时起,火雀山就成了禁地!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这火雀山就开始不断有火雀鸟出没!这民间啊有个传説……”尖叫者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人都露出了求知欲的表情,内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因此吊起了周围的人的胃口来。

    “大哥,您真是知识渊博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千年,后晓一万年!小弟我对您的敬仰犹如那南仓江的江水连绵不绝啊!”那态度诚恳者,看着翘起了二郎腿的尖叫者,麻利的跑到其身后给他捶起了背来。

    “哼哼,你这猴子就是知道拍马屁!”尖叫者嘴里如此説着话,可是心里却乐开了花。不过看到周围越来越多的人慢慢露出了不耐,于是乎清了清嗓子:

    “从那时开始,民间就有了一个传説,传説这火雀山是一只受伤的上古神兽朱雀的陨落地!而这朱雀的血侵蚀了飞鸟,所以有了火雀鸟!侵蚀了火雀山的矿脉,最终形成了如此独特的软玉矿!最典型的就是这橙金纹软玉,説是这橙金纹其实就是神兽朱雀的血气所化!因此这火雀山周遭的大户人家就用橙金纹软玉做成玉器首饰,佩戴能辟邪、强健身体!”

    萧衍一边感应着那边的解石,也一边听着这尖叫者的话,心中也默默地有了计较。

    “此人説话有些夸大其词,但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啊!”萧衍心里想着。

    “小七哥哥,那混蛋居然运气这么好,开出好大一块呢!”诗语咬牙切齿的狠狠地説道。

    “少爷,我们怎么办?那金刚玉佛陀是个好东西,可是这般多人虎视眈眈……”梦莹面色忧虑,轻声説道。

    “谁敢!看我不打他!”梦吟挥动着小拳头,露出那根本没有多少威慑力的表情。

    “你们不用担心,只要你们注意看着别人不施那狸猫换太子的手段就无妨!”萧衍着安慰三女。

    “这家伙还算有diǎn运道,居然如此大块!”萧衍感应着那块橙金纹软玉,心里暗想。

    就在萧衍想着事情的时候,负责萧衍的解石师也快速的挥动手中的小刀,哧哧哧声不停的响起。

    只见随着解石师的动作,那只有小儿头颅大小的原石已经只剩下两个成人拳头大小了。而且随着石屑纷飞、石皮裂开,迸发出一道湛蓝色的光芒,接着解石师就开始小心翼翼了起来!

    “天!我要晕倒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这东西都能出现!”围观者本来还在羡慕萧爽的好运,而此时眼尖之人发现了台上的一幕。

    “咦,却是不简单啊!这是一颗星蓝宝晶啊!你看,这宝晶里还迸发出星辉呢!”其他人也发现了玄机,一个个眼睛贼亮贼亮的看着这颗被解石师最终解开石皮的宝晶。

    感应着随着解石师的动作,原石越来越小到最后露出的异象。再听着下面围观者的议论,萧衍马上感到了危机:“一座金刚玉佛陀已经使这些大佬们贪婪毕露,虽然暂时压下,可是这星蓝宝晶再出现。对贪婪者来説就是最后一根稻草,将会压垮那伪装的面具变成赤/裸裸的强夺!”

    “诸位,今天在场的都是有福之人啊!这平常难得一见的东西,都在我韩氏石坊出现了。难道説我韩氏石坊这批原石的价值都是如此的高吗?”韩坊主难以压下心中的激动,但仍忘不了用他那颤抖的声音激动的打着广告!

    “这韩坊主虽然如此説话有不地道的嫌疑,可是今天出的好东西还真是不少,等一会儿这边结束了,説不得也要好好琢磨琢磨啊!”不少围观者心中如此想道。

    “诸位,虽然我们都很激动,不过两位少爷还等着我们答案呢!第六块原石:爽少爷解出的是上品橙金纹软玉,重三十三斤五两,按市价三万三千五百两,然而如今橙金纹软玉供不应求,现在又确定乃是沾染上古神兽朱雀血气的软玉,因此作价六万七千两!衍少爷解出的是上品星蓝宝晶,重四斤五两,这星蓝宝晶本坊主上任十几年,也是头一回见到,市场底价一万八千两!”韩坊主颜色热切的看着萧衍道。

    “我姜氏石坊出价五万两拍这星蓝宝晶,还望萧衍小兄弟成全!”姜坊主勉强按耐心中激动,和颜悦色的説道。

    “我飞虎石坊出价八万两……”

    “我韩氏石坊出价九万两……”

    “嘘……这韩坊主不老实啊!一开始估价一万八千两,看到人家出价拍了,赶紧抬价,你看已经是估价的五倍了!”有围观者嘘声道。

    “嘿嘿,这里面的猫腻越来越明显了。虽説橙金纹软玉涨价势在必行,可是他的偏帮嫌疑太大啦!”围观这也不是傻子,一副看笑话的姿态。

    “这混蛋,摆明了欺负我们啊!”梦吟狠狠地瞪着韩坊主,口里念念碎的骂道。

    “小七哥哥,我也快忍不住想骂他啦!”

    “你们给我安静diǎn!别坏了少爷大事!否则,看我不收拾你们!”梦莹瞪了二女一眼道。

    萧衍面带微笑,揉了揉二女的小手,没有説话。

    “哈……哈……,萧衍侄儿可真是我萧氏的福星啊!今天开出的这两样东西虽然上不得台面,可纪念价值还不错!你天杰叔叔我就帮你收着,改明儿送**里献给那些为族里操劳的长老们!”随着一声哈哈大笑,从人群后面走出几个人来。为首的白面玉容的中年人走着八爷步,自我感觉颇有一番气势。也不管萧衍同意还是不同意,就上了台欲取走金刚玉佛陀与星蓝宝晶。

    “天杰伯伯……”见到来人诗语面色狂变,这两样东西那可是小七哥哥用来赌斗的,被取走就意味着彻底输了!因此带着哭腔叫道。

    “住手!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这可是少爷的宝贝,岂能随便任你取走!”梦吟大吼一声,那小身板也站了出来。

    “嗯?一个奴婢,也敢违逆本大爷!”看着挡住自己去路的小梦吟,萧天杰脸色阴沉几欲择人而螫,庞大的威压向着梦吟而去。

    “梦吟!”感应到梦吟挺身而出,萧衍焦急的跨前几步,把身子微微发抖地梦吟拉住身后。

    “天杰叔,过了!以你的身份用得着为难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吗?”萧衍愤概地説道,即便把梦吟拉在了身后,可是萧衍仍能感受到来自萧天杰的庞大压力!

    “哈哈,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一个奴婢敢违逆于我,现在一个废人也敢违逆于我!萧衍侄儿,这就是你的教养吗?”萧天杰看到萧衍为了一个奴婢居然敢站出来直面自己,顿时勃然大怒。

    “小七哥哥[少爷]……”诗语梦莹二女叫唤一声,跑过去抖索着到萧衍身边,怒视着萧天杰。而感应到上来的二女,萧衍把二女也拉在身后边。

    “真是反了天了!几个爬虫一般的小东西都敢藐视于我,正当我拿你们没办法吗?”看到眼前的四小,萧天杰眼中带煞,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周围的围观者顿时都傻眼了,这萧家的一家子居然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就上演一出窝里斗啊!

    因此周围嘘声四起!而感受到萧天杰那心中的杀意,萧衍面色凝重!

    “呵呵,我萧天逸的儿子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可是任人宰割的吗?”就在威压强到萧衍都有些抵挡不住的时候,一声轻笑在场中响起。

    “杀!”唰的一声齐响,周围整整齐齐的出现了几十个侍卫,都齐声抽出了手中长剑目露杀机,口中喊“杀”。仿佛只要萧天逸一声令下,场中就有人会多出几十个透明窟窿。

    “啊,是天逸大哥啊!呵呵,小弟我这是在和萧衍侄儿开玩笑呢!”萧衍听着萧天杰的话冷汗直冒,这变脸之快,娴熟的川剧绝活啊!但是萧天杰也不得不如此啊!这势比人强,自己武力不及萧天逸,带的奴才也不比萧天逸人多势众,因此萧天杰他可不会让自己吃眼前亏。

    “是开玩笑吗?我怎么听説我儿是废物?!”萧天逸目中带煞,这话听在他耳朵里,那就是血淋淋的割他的肉啊!

    “天逸大哥!这可是小弟我在鞭笞侄儿,让他奋发图强哦!”萧天杰摆出一副笑脸,一副我这是演苦肉计,我也不容易的样子来。

    “哼,天杰,这做叔叔的就应该有个做叔叔的样子!而且刚才还听有人説我儿没教养?是不是是説本城主……”萧天逸虎目含威的盯着萧天杰。

    “没!绝对没有!天逸大哥肯定是听错了!你们几个奴才听到有人説了吗?”萧天逸红口白牙刚説出就矢口否认,还对几个跟在身边的下人一阵喝问道,而几个下人也是脑袋晕乎乎的摇头。

    “老爷,大恶人要抢少爷的宝贝!”梦吟突然伸出头来,煞白的小脸还没恢复血色,高声喊道。

    “嗯?小孩子的玩意儿你也想染指,出息了!”萧天逸瞪着萧天杰,面无表情地喝斥。

    “天逸大哥!你这可不能误会我呀!我这是帮萧衍侄儿保管!如此贵重之物,岂能放在小孩子手中,小弟我打算带**里献给日夜操劳的长老们呢!”萧天杰面上如沐春风的解释,可是心里却在暗恨:“哼,这该死的贱婢!今日暂且放过你!”

    “不必了,衍儿的东西衍儿自有主张!衍儿,你説是不是?”萧天逸内疚地看着儿子道。

    “父亲大人明鉴!孩儿早有计较,这金刚玉佛陀和星蓝宝晶已经有主了!所以孩儿不做他想!望父亲成全!”

    “既然如此,那为父就先帮你将这两样收起来!”萧天逸走到萧衍身边,拍了拍儿子肩膀道。

    收了东西的萧天逸看到萧天杰已经下去了,于是乎也带着一干侍卫下了台去旁观。

    [欢迎关注初語、关注凌天宝鉴的朋友加收藏、投推荐票,谢谢!朋友们可直接来初語qq群451966709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