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宝鉴 > 正文 第十四章 禁足[求收藏求推荐]
    第十四章禁足

    听到二长老所言,萧衍心中不禁骇然,前世的催眠术,也没有这么可怕吧?即便是先前对萧衍修炼法诀心头火热之人,听得二长老的説法,也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大胆老贼!竟然敢公然谋害我儿,你该当何罪!”二长老话音刚落,大堂在外就冲进来数人,为首者是一双目含煞的中年人和一年轻貌美的美妇人,闻着熟悉的味道,萧衍立刻知道父母到了。

    “萧天逸!果然是有其子,必有其父!父子都是这般没大没小的!”看着进来的萧天逸夫妇,二长老原本那激动的神色阴沉了下来。

    “老东西!你欲害我儿,还要本城主与你好生言语?诸位族人!七十年前,我萧家在一处秘地曾得到一篇禁术。施术者能从他人脑海中搜出过往记忆,然而受术者轻则成为神智错乱的疯子,重则成为失魂的活死人!家族先辈曾告诫此法过于阴毒,故而将其秘密封存,但后来却发现那篇禁术离奇失踪!没想到,我们的二长老居然知道此秘术!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丧心病狂到要在族人身上施展此秘术!”萧天逸一双虎目瞪着二长老,不怒自威。

    萧天逸所言,很显然家主和其他主事长老都知道此事,但是大堂内外的其他人却并不知道这等机密之事!而此时萧天逸説起,一个个脸色大变!谁没有一diǎn秘密呢?被搜去秘密小事!如果成了疯子、活死人,那真是生不如死啊!

    同样,萧衍也没料到会有这种秘术,抓着来到自己身边母亲的手,牙齿咬得嘎嘣响:“这老贼,真是狠毒啊!只是他説出这等秘密,就不怕爷爷他们怀疑他秘术的来源?”

    “萧天逸,你可不要血口喷人!老夫虽然説了知道这种秘术,老夫可没説自己就会!”萧靖辉环视看了一眼,发现不少的族人都忍不住退了两步,因此怒不可竭地喝斥道。

    “我萧城地界最近连续出现强者失踪,最终变成失魂人的重大案件!这其中不仅仅有外族的强者,更有不少就是我萧氏一脉的族人!二长老,不论你是不是能够施展此秘术,既然你知道能施展此秘术的人,请你现在就告诉我们!那人是谁?”萧天逸朗声説道,同时又有数名身着近卫军团衣甲之人闯进了大堂之中。

    “二长老,此事非同小可!这不仅关系到我萧城地域的安定,更关系到我萧氏一族的存亡!你还是将你知道的説出来吧!”大长老与家主萧靖轩对视一眼,正了正色説道。

    “二长老,大长老説得不错!知道多少説多少,不知道的也不要乱説!”虽然平日里与二长老要好,可是也没想到二长老张嘴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四长老萧靖权看着二长老,眼神中略带冷意地説道。

    “哼,老夫作为主事长老,知道此秘术存在不犯忌吧?至于説谁会施展此秘术,老夫也是不知道!老夫这么説,不过是为了试探一下小七而已!”二长老冷哼一声,退回原来的位置上老神在在地坐好,似乎先前的説法真的只是试探而已!

    见得二长老的模样,大堂之中不少人都暗皱眉头。虽然很多人都明白二长老如此説应该只是敷衍而已,可是没有人能拿他怎么样!作为族中的主事长老的他,掌管着族中所有的灵药。手底下更是有不少得意弟子,因此二长老在族内可説是位高权重!没有真凭实据,谁也拿他没办法!

    “二长老,目前我萧城地界失魂人案是头等大事!虽然我们知道你可能与禁术失窃案、失魂人案无关!不过为了洗清你身上的疑diǎn,即日起配合天逸追查失魂人案!一年之内凡事与此事无关的事情不得插手,更不得随意离开家族内院!你可愿意?”萧靖轩与大长老对视一眼之后,看着二长老説道。

    “什么?家主,你这要限制老夫的自由吗?”听了萧靖轩的话,二长老脸色铁青的问道。

    “这是为你好!有些事情就不需要老夫説穿了吧?你可以不答应!不过,相信你会选择老夫的提议是吧?”萧靖轩看着二长老萧靖辉,淡淡地笑了笑。

    “好好好!既然家主你这样説,追查失魂人的案子老夫配合就是!不过……”二长老看着萧靖轩,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就答应了下来,同时将目光看向萧衍。

    “小七,虽然此次你与小六的争锋并无过错!然而你却教导侍女不力,不尊长辈!禁足清音谷一年!不经允许其他人也不得随意进入清音谷……”萧靖轩面无表情地説道。

    “……”萧衍无语地diǎn了diǎn头,心里郁闷:“真是无妄之灾啊!没有这些老家伙眼红修炼法诀,也就不会有这等事!哼,説到底还是实力太差了!”

    尽管很多人没有得到期盼的修炼法诀,但是最后还是不得不离开清音谷。即便是萧靖轩、苏玉涵也没有留下来,而是与其他人一道离开。感应着一群人缓缓离开,萧衍嘴角不禁向上翘了翘。

    ……

    所有人走后,萧衍的小院之中,一家人都坐下来闲聊。而萧衍却听着天上的闪电雷鸣,眉头不禁又皱到了一起!

    “衍儿,还在为你爷爷的决定苦恼吗?”沈梦芸拉着儿子的手,轻轻问道。

    “没有!娘亲,孩儿知道,爷爷不过是给二长老一个台阶下而已!更何况所谓的禁足对孩儿来説算不得什么!”萧衍轻展眉头,笑道。

    “那你在想什么呢?那些人都走了这么久了,你还是闷闷不乐的!”沈梦芸轻声问道,包括萧天逸、萧韵涵等人都是看了过来。

    “松子?”萧澜看着萧衍,简简单单地问道。

    “嗯,松子!”萧衍也是diǎn了diǎn头!

    “你们兄弟俩怎么又提起那个女人?”这一次不仅仅是沈梦芸不解,就是萧天逸也是凑了过来。

    “杀戮!”萧澜将剑抽出一截,若有所思地道。

    “对,就是杀戮!”将白天的整个过程回忆了一遍,萧衍紧握着拳头,肯定了大哥的説法!那女人的那一击没有丝毫其他情绪,就是为了杀戮而杀戮!

    “衍儿、澜儿,你们兄弟到底打什么哑谜?”萧天逸看着这两兄弟一问一答,心里就忍不住想问,谁説的知子莫若父呢?

    “父亲,在我们天南,可有以杀戮著称的组织?”萧衍并没有直接回到,而是打听起一些势力的秘闻,希望从中找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天南人口亿兆,杀手组织多如牛毛!你是説那个女人是杀手?”

    “不!杀手是职业,他们的杀戮是为名、为利、为财、为权!所以即便再厉害的杀手,杀戮之时都掩饰不了心中的欲/望!而那松子的杀戮只是单纯的杀戮!就好像杀戮是一种习惯,一种生活方式!”听了父亲的话,萧衍却摇了摇头,説出的话其他人更是不明白,但是萧衍自己何尝又能明白?一个人,要处于什么样的心境才能做到杀戮之时无喜、怒、忧、思、悲、恐、惊这些情绪?

    [欢迎关注初語、关注凌天宝鉴的朋友加收藏、投推荐票,谢谢!朋友们可直接来初語qq群45196609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