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亡夫,别乱来 > 正文 第八章 前任渣男
    这是怎么回事?陈重没事抱着自己的骨灰盒干嘛?

    我瞬间觉得一股凉气袭遍全身,心忍不住狠狠的抽了一下。

    大法也摸了摸脑袋,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可能他也没见到这样的情况。

    出了小区,陈重打了辆车,我们赶紧随后跟上。

    我觉得事情越来越古怪,陈重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干这么诡异的事。看着王倩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我脑海中突然冒出另一个想法,这事..跟我有关系!

    接下来陈重去的地方,更是出乎了我的所料,他来到了火葬场。我们看到陈重跟工作人员说了些什么,然后就抱着骨灰盒进去了。

    “怎么办!”我有点着急,我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别着急,兔子也有打盹的时候,我们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进去。”王大法说。

    说来也巧,没一会,那工作人员就直打瞌睡,又过了几分钟,竟然靠在墙上闭眼睡着了。

    “走吧。”

    淡淡的俩个字,但是我从王大法高深莫测的脸上看出,这事肯定是他干的。

    我们快步越过工作人员,直接进入到或火葬场内部,一路上提心吊胆的,火葬场这地方,总感觉阴森森的。

    “等等。”王大法突然说道。

    “怎么了?”

    “你知道陈重去了哪里吗?”

    我一寻思,是啊,火葬场这么大,我们总不能地毯式搜索吧。

    “在这等我。”

    王大法摸了摸光头,左右张望了一会,又从来的路回去了。

    王倩突然说:“九九,陈重,会不会就不是陈重?”

    刚开始王倩说这话的时候,我还以为她秀逗了呢。现在我也有这样的感觉,陈重跟王倩好了三四年了,他的为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怎么都不可能干这么荒唐的事。

    突然一阵阴风吹过,我不禁紧了紧衣服,左右一看,发现我们在的位置,原来是尸体冷冻的地方。门大开着,从里面飘出来一股刺鼻的味道。

    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我警惕的转身一看,原来是大法回来了。

    “你去哪了?”

    大法神秘一笑,“去看监控了。陈重在尸体冷冻室。”

    原来是这样。

    我们小心翼翼我进了大门,里面冷的要命。

    冷冻室不大,我们探在门口看着,陈重正在拉着一个冰柜。拉出来以后,摆在了一张床上,然后把装尸体的袋子打开了。

    我看到尸体脸的那一刻,心脏狠狠的抽了一下,感觉浑身阴冷的直打哆嗦。

    尸体,竟然是陈重!

    难道我们看到的这个陈重,是假的?

    我突然脑子一动,我都震撼成这样,王倩就更不用说了。我一看她,美丽的脸庞写满了不相信,泪水在眼珠子上打转,嘴吧张的很大,眼看就要喊,我眼疾手快,赶紧捂住她的嘴。在她耳边轻声说,“小倩,想救陈重,不在这一时半刻。”

    然后我又看向大法,“这个假陈重的底细摸清没有?”

    大法说道:“很一般。”

    我心情大好,这么说来,我们可以抢回来陈重的尸体?

    “但是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在隐藏自己的实力,能让我看不出,实力肯定在我之上。”大法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这句话就像一盆凉水,狠狠的在我头上浇了下来。

    正说着,假陈重突然说了句,“轮到你了。”

    然后让我更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从冰柜拉出来的陈重的尸体,眸的一下坐了起来,邪邪的笑着,笑个小孩子似的。他活动离了一下身体,我听到嘎嘣嘎嘣的响,那不是关节的声音,而是肉被冻住硬掰开的声音。

    然后那个假陈重就躺在了床上,抬头说:“玉我送过去了,亲眼看到她带上的。”

    现在我也分不清谁是真陈重谁是假陈重了!

    另一个陈重说:“玉已入体,时候快到了。”

    我脑海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不就是在说我嘛?我低头看了看胸前的玉佩,顿时感觉头皮发麻。

    王大法突然拉了拉我的衣袖,我转头看他,他说:“快走!有麻烦!”

    我不疑有他,硬拉着王倩退了出去,出去以后那工作人员还在睡,我们头也不回的出了火葬场。

    我脑子乱的像一团浆糊一样,今天发生的事对我的打击太大了。

    大法摸了摸光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九九,你原来说着玉佩在你被欺负以后出现在你的床头柜上,然后被李在前拿走了,后来他又给送回来了,我想是中间被做了手脚。”

    我一想,真是这样,这玉佩,,好像是我那个素未谋面的鬼老公给我的。

    王倩出来以后一直就目光呆滞,一句话都没说。我想着先把我的事放一放,陈重毕竟是她男朋友,小倩又那么爱他。

    “小倩,你不要伤心,也许….”

    “我没事。”小倩打断我。

    “那..”

    “我想一个人静静。”她又打断我。

    “那我陪…”

    “不要跟着我。”

    说完小倩就跟行尸走肉一样,作势要走。我正要追,大法拉住我说:“让她一个人呆一会吧,这事放谁身上也不好接受。她想通了,自然会来找你的。”

    我们就这样看着小倩一步步的消失在夜色中。

    我突然问自己,要是想不通呢?

    大法说孤男寡女相处不合适,就送我到家,一个人走了。

    难得安静,我决定把事情缕一缕,先是怪老头抢走我的姨妈巾,我又莫名其妙被结了阴亲。来调查的李在前,录了一段我睡着的视频以后,消失了。再出现的时候就变了副模样,还有死了的王志的事。今天,又发生了这档子事,玉佩!

    我低头看看玉佩,突然想起王志要杀我的时候,它发出过一道白光。好像这道白光还救了我。

    “想什么呢?”

    突然一个阴冷的声音出现,吓的我一哆嗦。赶紧四周看了看。

    没人啊。难道是我的错觉?

    “儿媳妇,最近过的可好?”

    “啊!!!?”

    我吓的喊了一声,听到声音是从我背后发出的,一转身,结果看到了贾宏远!

    “你是人是鬼?”我吓的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墙上。

    老头嘿嘿一笑,“你说我是人我就是人,你说我是鬼,我就是鬼!”

    我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攥紧拳头,目光毫无畏惧的对上老头的目光,“我不管你是人是鬼,你快给我解了那劳什子阴亲!还有这玉佩,这什么玩意啊!”

    老头戏虐的笑着,装作无奈摊了摊手,“玉已入体,取不出来的。至于你当我儿媳妇的事,由不的你做主。”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继续说:“这玉佩不是还救过你的命吗?多好的东西,怎么能不要呢?”

    我的身体不由得瑟瑟发抖,心里的委屈和倔强让我很忍不住想揍他。

    “就算是要娶我也要经过我的同意吧?你凭什么就决定我的将来!”我撕心裂肺的大喊,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这一刻,我真的好委屈。

    老头突然看到我哭,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面目也变的慈善了许多。

    “你笑什么?”我问。

    老头摸了摸胡须,笑道:“傻孩子,烟雨是个好人,而且….你们认识,你曾经还追求过他。”

    什么?我把我认识的男人从脑海里都过了一遍,怎么也没找到个姓贾的。

    老头面色一正:“贾烟雨是我给他取的名字,他是我干儿子,他以前叫周波。”

    周波…就是那个伤了我无数次最后还把我甩了的人渣?

    这个男人,一提起我都是恨。也就是因为他,我一直单身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