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鬼敲棺 > 正文 第六章 令人发指
    “炸啦是他娘的啥意思?”

    小李揪着小马衣领子,一个劲的运气。

    “就是炸啦!”

    一旁的小马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只得伸手比划了比划。

    “就好像鞭炮一样!”

    “我……”

    被小马这么一比喻,小李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刷牙刷的就炸啦,又他娘的不是炮弹!

    “行!……行!小马……你这事办的真他娘的好!”

    小李龇牙咧嘴的狠狠瞪了小马几眼,最终只得一把将其推开。

    “张富国背后的线头查到了没有?”

    “没有,只有几个已经被吓瘫痪的小弟,不过已经控制起来了!”

    “那好!……”

    小李运了运气,狠狠瞪了小马一眼。

    “把他们全部运到太原去,这件案子的档案也一并送去,由沈队重新接管!”

    ……

    理工大图书馆,下午两点整。

    沈威拉起了横幅,直接一句警察办案驱散了图书馆里的所有学生。

    和张立军两个人,连带着一些警察,几人一个楼层,开始大规模的搜寻。

    其实沈威也不知道搜啥,只是按着脑里的直觉,带着人开始彻彻底底的搜查起了理工大的图书馆。按照刚才张立军的思路,既然杀人的不是猛鬼而是降头术,那么杨帆一定掌握了什么让人必须用降头术来灭口的秘密,区区一个大学生,能是什么秘密呢?

    一行人搜了三四个小时,几乎是完完全全的地毯式搜了一遍,愣是啥都没有收到,除了书还是书。要说唯一有进度的,也只有张立军在四楼的一间自习室里发现了一啜香灰,这啜香灰共分为三份,每一份上面都插着一根鸡骨,正是用来降妖捉鬼的阵法。虽然这种阵法张立军并没有见过,但依照此刻图书馆已经散了大半的阴气来看,那个鬼男孩口中的猛鬼基本上是被人收拾了,而且极有可能收拾他的就是已经变成尸体的杨帆。

    ……

    “你是说……那个男孩子会捉鬼应该就是事实?”

    庆义久的大馆子里,沈威点了一桌酒食,请张立军美美的吃喝了一顿。

    毕竟麻烦了人家一整天,况且日后还不定有再需要人家的地方,请个客吃个饭不是人之常情?

    “应该是……”

    张立军想了想,道:“从那啜香灰的质地来看,应该是佛门的八宝旃檀香,估计那个杨帆,应该和佛门或多或少有点关系!”

    “那……”

    沈威喝了口酒:“也就是说……那个女鬼已经被他收了?”

    “应该是超度了!”

    张立军想了想,“佛门讲究的是超度,并不是收服,况且对于收拾这些东西的阵法,佛门也并没有多少!”

    “那……老张,我再请教你个问题!”

    沈威整了整脑子里的思路,道:“鬼有意识吗?”

    “有!……”

    沈威肯定的点了点头。

    “鬼就是带怨气的魂魄,一般都有意识,只不过智商不会太高!”

    “那……鬼杀人是不是存在什么规律?”

    “规律?”

    张立军一皱眉。

    “如果硬要说的话,也只能是报应了……一般死于非命且带有怨气的鬼,往往第一个杀得会是生前害死自己的人,这是无可厚非的,也只有让害死自己的人遭了报应,魂魄的怨气就会相应减少……当然,也存在那种怨气冲天且不愿投胎的恶鬼,这种鬼是见人就杀得!”

    “换言之……鬼第一次杀得,往往是和自己有仇怨的人?”

    沈威低着头思索着,眼中精光闪烁。

    ……

    夜晚,九点,太原市公安局。

    送走了张立军,沈威回到了警局,屁股还没坐热,之前被沈威派出去跟进毒品案的小李推开了房门。

    “这么快就回来了?”

    看到小李,沈威一皱眉,似乎诧异小李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沈队……”

    小李顿了顿,似乎在考虑怎么说。

    “之前的那件毒品案……呃……出了点问题!”

    “问题?”

    沈威一挑眉,“咋拉?”

    “张富国死了!”

    “什么?”

    一听张富国死了,沈威直接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不是告诉你们了吗?小心点,小心点,怎么线索又断了!!!”

    “这……张富国死的很蹊跷,和理工大那个女尸差不多,都变成了肉泥,负责监视的同志也没办法,死的太蹊跷了!”

    “肉泥?”

    一听小李这么说,沈威顺了顺气,重新从椅子上坐下。

    “仔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今天早上我过去的时候,张富国已经死了,据监视的民警讲,张富国死的前一天晚上还好好的,谁知第二天早上起来刚刚刷了刷牙,整个人就直接炸啦,现场连快完整的肉都没有!”

    “炸了?”

    沈威一皱眉,低头思索了片刻。

    “张富国背后的线头查出来了没有?”

    “没有……现场只有三个小弟,已经吓傻了!”

    “人带来了吗?”

    “带来了……我已经都审过了!”

    “结果如何?”

    “这……”

    小李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

    “他们三个人的证词几乎如出一辙,都说自己看到了鬼,而且还是黑白无常蹲在房檐上冲着他们笑!”

    “黑白无常?”

    沈威从办公桌上的文件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

    “尸体旁边有没有这种香灰?”

    正是之前在理工大图书馆找到的那几啜香灰。

    “没有……”

    小李拿起照片看了看。

    “都是碎肉!”

    “呃……”

    沈威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

    “提一个人出来,我要亲自审!”

    ……

    半个月前:

    原平郊区的一家废弃工厂。

    “他娘的这帮畜生!”

    沈威摘下了口罩和手套,骂骂咧咧的从衣衫不整的尸体边上站了起来。

    “连小女孩都不放过……良心他娘的被狗吃了!”

    发现案发现场的,是一位拉煤的大卡司机。

    由于这条路是人迹荒芜的荒郊野径,平常除了大卡司机,很少有人会来。而且大卡司机也不是经常来,几乎是每个月走个两三次,附近除了一座荒废的工厂外,几乎啥都没有。

    案件的女主是一个高中生,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扎着马尾,模样清纯。原本是正值花季,人生璀璨的年纪,可是却在这个地方,被几个畜生给……

    最初报案的是女孩的父母,声称自己的孩子走丢了,已经两天没有联系上了。沈威派人去孩子的学校了解了下情况,得来的也只是孩子正常放学的说辞,没想到刚刚过了不到两天,派出所就接到了城郊女尸的报案通知……

    刚刚赶到现场看到死尸背影的沈威心里“咯噔”就是一声响,但最不想看到的场景最终还是呈现在了自己面前。

    女孩是被人掳走的,就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整整三天,就在这荒无人烟的工厂里,不到二十的女孩,遭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恐怖和摧残,几个披着人皮的畜生,在药物和刺激的推动下,**了这个女孩整整三天!!!

    赶到的办案民警看到尸体无一不是愤怒的,简直是暴怒、狂怒,震怒,局里的领导都被惊动了,局党委甚至都下达了死命令,限期七天破案,否则所有民警扣除一个月工资。

    单从扣工资这点来讲,局党委基本上是被这几个畜生气晕了,估摸着连理智都快没了。

    在当时那个时候,这种案子基本上是最令人发指的,充其量和袭警有的一拼!

    接到命令,基本上所有民警都怒了,联系其他分局及下辖派出所将整个市区翻了个底朝天,阵势不亚于抓捕全国通缉的重犯。

    作案的是五个原平本地人,原本只是些二流子小混混,但不知道从哪搞来了些毒品,在药物的驱使下,这几个畜生劫走了一个女孩,在废弃工厂折磨了整整三天。直到小女孩死在他们肚皮下的时候,这几个畜生才从药物的影响下反应了过来,尸体都没来得及处理就是各自往家跑。

    从家里拿上钱之后,这几个畜生就是急忙奔着火车站跑,这一跑不要紧,恰巧被埋伏在火车站的干警扑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