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天才鬼医 > 正文 【139】,四大家族,冷天择,严钰是谁?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于是这天夜里,整个儿医科大学倒是热闹得紧了,大家一个个又蹦又跳的,看得倒是欢快,特别是校园中的那一对对儿的情侣,都相携站在操场上,然后仰头看着那些漂亮的焰火,当然了,这种时刻,照像留像也是必须的。

    虽然那焰火不是为自己绽放的,但是却并不影响大家欣赏焰火的心情。

    不过苏凌却是直接就被收到消息赶来的小阎王,一下子抱到怀里。

    感觉到抱住自己身子的男人那熟悉而急促的呼吸声,苏凌却是笑了起来,这个男人啊,因为这一diǎndiǎn小事儿就从地府匆匆地赶来,倒是也真的有些难为他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底里却是涌动着一种淡淡的甜蜜感。

    “小凌,小凌,这些焰火到底是哪个混蛋放的!”小阎王的声音很是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这个混蛋,居然敢肖想自己的女人,嗯,嗯,如此一来,就説明这个男人不想死得太舒坦了。

    苏凌低低一笑,就知道,这个家伙吃醋了。

    但是还没有等到苏凌回答呢,小阎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该死啊,居然把我想好的招术拿来用,这个家伙,等着,我在地府早晚等到他,到时候看本王怎么收拾他!”

    起司趴在一边,diǎn头猫头,嗯,嗯,小阎王大人説得真是太对了,要知道这么多年来,小阎王大人可是从来都没有追求过任何的女孩子,所以小阎王追妻的方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范本,现在人家小阎王大人,好不容易想出来放焰火的方法,但是却被这个无耻的家伙给捷足先登了,你説説,这不是气人嘛,嗯,嗯,看来自己也需要将那什么送玫瑰花,送毛绒玩具,送气球之类的事情,统统都告诉小阎王大人,否则的话,这些招术小阎王大人再用,那岂不是就太没有新意了。

    只是……起司为难地抓了一下猫耳朵,除了这些追女生的办法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

    喵了个咪的,那个混蛋,这不是给本猫爷,还有地府的那些兄弟们,出难题吗?

    嗯,嗯,一定要查出来这个男人到底是谁,然后……

    嗯,嗯,等到这个家伙翘辫子之后,到了地府,兄弟们一起上手好好地招呼他。

    让他一定会后悔他在阳间的所做所为,哼,知道不,这就叫做招惹了不应该招惹的存在。

    听到小阎王那隐隐压抑着怒火的声音,苏凌又笑了,然后她抬起手臂,环住了小阎王的腰,有这么一个男人,可以这么在乎自己,如此这般地守在自己的身边,这种感觉真好。

    想着,苏凌的心底涌动着一股暖流,而且她的手臂也越发的收紧了。

    感觉到苏凌手臂上的力度,小阎王的心里也是乐开了花。

    只是小阎王刚想要再説几句适应这种气氛的煽情言语时,苏凌宿舍的门却被敲响了,而且这响声却又响又疾。

    “什么人?”小阎王的脸色沉了下来,丫的,要知道现在气氛正好的时候,而自己还想要得更多的时候,居然就有人这么不识相。

    唉,不长眼睛,不合时宜的人,永远都不会少的。

    气人,气人,真真是气死人了!不过貌似阎王应该是气不死的吧!

    现在小阎王大人真心的很想要跳脚骂人啊。

    苏凌这个时候也从小阎王的怀里抬起了头,她轻轻离开小阎王的怀抱,那洁白如玉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红润:“我去看一下!”

    起司眨巴着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也是不怀好意地看着那道门,心里也是在恨恨地想着,一会儿看到这个家伙的时候,自己要不要赏对方几记猫爪呢?

    当门打开之后,出现在苏凌眼前的却是两张急哄哄的脸孔,当然了,还有一张带着几分无奈笑意的脸孔。

    接着便又听到管理宿舍大妈在后面的怒吼声:“你们三个小子,居然敢闯女生宿舍,你们给我出去!你们这些小猴子,追女生,居然敢追到我的眼皮子底下来,哼,哼!累死我了!”

    “小凌,那个放焰火的家伙是哪个混蛋!”苏辰怒气冲冲地道,要知道从苏家大宅赶到医学院,这一路的距离可是一diǎn儿都不近啊,平常的时候,他开车需要整整一个半小时,可是今天晚上他却是超了不知道多少辆车,而且还闯了十几个红灯,这才用了二十几分钟就赶到了医学院,可是这一路上,那医学院方向的焰火根本就没有停歇过。

    就在这个时候,好像是为了附喝苏辰的话一般,又是“呯,呯,呯……”的几声接连响了起来,又是几团焰火升上了夜空。

    苏阳却是一把就拉住了苏凌的裙子,这是他的姐姐,在没有得到他的允许之前,任何人都不可以成为自己姐姐的男朋友,哼,他的姐姐,他还没有好好地保护呢,就要被某个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跑出来的男人给拐走,这根本就是他没有办法忍耐的。

    要知道从小的时候,他就盼着可以有个姐姐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姐姐,居然就要被男人拐走了,这个事实真心有些太残忍了。

    好吧,苏辰,苏阳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现在可是已经把苏凌看成是他们苏家的私有宝贝了。

    不可远观,更不可靠近。

    至于后面的苏游脸上的无奈却是越发地浓重了起来,唉,苏阳就不説了,这小子现在还不怎么靠谱呢,但是苏辰,这可是苏家公认的这一代的第一人啊,无论是实力还是心智,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而且这个家伙不是一向都以冷静自恃稳重而倍受老爷子看好的。

    可是现在你再看看,这个家伙哪里有半diǎn的沉着,冷静,自恃的表现呢,如果让自家的爷爷看到现在苏辰的表情,指不定老爷子会叫着,这是你们从哪里找来的冒牌货儿,快diǎn儿把我的好孙子还给我。

    好吧,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一个妹子控啊。

    现在在他们确认了苏凌的身份之后,苏凌便已经与其他的苏家人一样,都成为了苏家这三兄弟的逆鳞了,触之者死。

    苏游抬头看向苏凌,然后苦笑了一下:“一看到焰火,他们两个就变成这样子了!小凌,你别介意啊!”

    苏凌diǎn了diǎn头,表示自己了解,并且也不会介意的。

    而这个时候她也看到了,刚从楼梯处爬上来,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宿舍楼大妈。

    此时大妈的嘴里还不断地叫着:“那三个混小子,你们给我下去,真当我王大娘是摆设啊!老虎不发威,你们当真大娘好期负不成?想当年……”

    苏凌也扯出来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她可以想像得到,一定是在一层的时候,王大娘没有拦住处这火急火燎的三兄弟,所以才造成了这苏家三兄弟在前面跑上来,而王大娘却在后面追了上来。

    “王大娘!”苏凌一边説着,一边抬手直接将苏辰,苏阳,苏游三个人推到了自己的宿舍里,然后却是举步向着王大娘走了过去。

    “哦,是苏凌啊!”王大娘一看苏凌,当下就笑了起来,这个苏凌虽然为人有些冷淡,但是却绝对是一个好姑娘,自己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只要她给自己用那小小的银针扎两下就好了,于是到了嘴边的想当年,便生生地吞了回去。

    而且上一次自己的小孙子发高烧,一连输了三天的液都没有见效,可是苏凌只是三针下去,那孩子的烧就退了。

    所以可以这么説王大娘对于苏凌还是很感激的。

    “王大娘,他们三个是来找我的,有急事儿,一会儿就走!”苏凌道。

    “哦,那行,既然是你来找你的,那我就放心了!”王大娘立马diǎn了diǎn头,然后对着苏凌又是一笑:“那我先下去了,苏凌你告诉他们,下次再来的时候,只要告诉我,是找你的,我一定放行!大娘这diǎn眼色还是有的!”

    “那谢谢王大娘了!”

    “没事儿,你快进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了~”王大娘一边説着,一边就又从楼梯返回到了一层。

    不过等到苏凌回到自己的宿舍里,却是看到了这样一番场面。

    小阎王即墨青冥,与苏辰,苏阳,苏游这四个男人,此时正立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儿呢,而且四个男人的目光都不是很友好,而且其中还有着十分浓重的火药味儿。

    其实啊,説起来,苏阳应该也算是见过小阎王的,可是因为苏凌怕那段记忆对苏阳会有影响,便直接就消除了苏阳的那段记忆,所以现在苏阳根本就不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当然也不知道这个男人还曾是他的救命恩人呢。

    “喵呜!”起司一看到苏凌,忙尾一摇就跳到了苏凌的肩膀上,然后又叫了一声。

    “这是怎么了……”苏凌也感觉到了,房间里这四个男人的气氛很是有些不对头。

    “苏凌,他是谁?”于是四个男人一看到苏凌进来了,当下居然异口同声地道,而且手上的动作也是一样的,居然都指着对方,小阎王指着苏家三兄弟,而苏家三兄弟也同时指着小阎王。

    而小阎王却是身形一动,便飘到了苏凌的身边。

    苏家三兄弟的眼瞳一缩,要知道这三兄弟的身手可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

    但是三兄弟同时发现,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出来这个白衣男人,是怎么样移动的,居然一下子,连眨眼的时间都不到,便已经从自己的面前消失,而到了苏凌的身边。

    于是三兄弟的心底里同时冒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这个男人不简单。

    不过在b市有如此身手的人,只有四大家族中的人啊,可是这个男人,却让他们感到很陌生,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四大家族中的人,那么这个男人又是谁呢?还有,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苏凌的身边,他有什么目的,难道説他是别有所图,想要利用苏凌不成?

    苏家三兄弟的目光同时变得冷冽了起来,小凌绝对不容允任何人来利用,她是他们的宝贝。

    于是苏辰便也跟着动了起来。

    苏辰的动作也很快,只见他一抬手,就抓向苏凌的手臂,想要把苏凌带到他的身边来。

    哼,这个白衣男人,呃,还穿的是一件白色的长袍,丫的,这个人虽然长得还马马虎虎,但是打扮得太诡异了,而且这么晚居然会出现在自己妹妹的房间里,这绝对不是他这个当人家哥哥的人可以同意的。

    至于苏游与苏阳却是同样的心思。

    苏家三兄弟在一起配合得早就十分默契了,当下苏游与苏阳分别向着小阎王扑了过去,想要阻止小阎王的动作。

    苏凌叹了一口气,这四个男人,怎么一个个都这么性急呢,难道就不能先听她説两句。

    小阎王的目光不变,三个小小的凡人,难道还能挡得住他,阎王与凡人的对碰,其结果根本就不用想。

    “好了,你们都给我住手,如果谁再敢随便动手,那么以后就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了!”苏凌的话响了起来。

    呃……

    还真别説,这剑拔弩张的四个男人,一听到苏凌的话音落下,当下一个个都老实了起来,没有办法啊,谁让他们谁也做不到让苏凌不见他们啊。

    “小凌!”小阎王立马就拉起了苏凌的一只手,五指紧扣,迅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可是很听苏凌的话啊。

    而苏阳却是也忙迈前一步,也抓起了苏凌的另一手,然后叫道:“姐!”

    一边乖巧地看了一眼苏凌,表明一下自己还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但是同时却又给了小阎王一个挑衅的眼神。

    哼,这个白衣男人,小爷可是姐的弟弟啊,哼,这关系绝对不是你能比的,我们可是真的有着血脉相连的姐弟,又岂是你一个外人所能相比的。

    至于苏辰与苏游两个人虽然没有説话,但是目光落到苏凌的身上,却是十分温柔的,不过当那目光落到小阎王紧紧地拉着苏凌的手上,却是已经变得如同刀子一般锋利了。

    “小凌,那个焰火该不是这三个家伙搞的吧?”小阎王嘴里的话是在问着苏凌,但是那眼中的神色却是颇为不善地看着苏游与苏辰。

    在他看来苏阳不过就是一个小孩子,而且还是苏凌的弟弟,而这两个男人却是成年男人了。

    以至于小阎王现在根本就没有顾得上,苏阳此时可是紧紧地抓着苏凌的一只手呢。

    而与此同时苏辰也没好气地指着小阎王开口了:“小凌,是不是这个男人放的那些焰火!”

    “这焰火是谁放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焰火不是你们当中任何一个人放的。”苏凌摇了摇头,然后接着道:“我来做一个介绍吧!你们也需要认识一下的。”

    “这位是我的朋友,即墨青冥!”苏凌一指小阎王,为苏家三兄弟介绍道。

    可是小阎王一听到这种介结的方式,却立马不乐意了,他的手上一用力,便将苏凌带入到了自己的怀里,然用宣布一样的口气霸道地道:“我是你的男朋友,呃,准确地説应该是未婚夫!”

    听到小阎王的话,苏家三兄弟的眼睛同时瞪大了起来,小阎王的话就好像是一枚核弹一般地,在他们脑子里炸开了,什么,什么,男朋友!什么,什么未婚夫,这怎么可能,这怎么行!这事儿,他们怎么不知道呢,还是这个男人不但不是四大家族的人,而且也不是b市任何一个大家族的子弟。

    “呃!”苏凌想了想,然后还是在苏家三兄弟那探究的目光中diǎn了diǎn头:“是的,他是我的男朋友!”

    至于未婚夫神马的,似乎有些太早了,所以这三个字,便被苏凌自动忽略掉了。

    她现在只是在尝试着爱上小阎王,可是在没有确定自己是真的爱上小阎王之前,她是不会随随便便承认他是自己的未婚夫的。

    虽然小阎王的心里因为苏凌没有説未婚夫,心里有些小失落,但是现在苏凌已经当众承认了自己是她的男朋友,这就已经很好了,看来他还得再加把油,争取早diǎn把冠上未婚夫的头衔。

    一边的起司,鄙视啊,鄙视啊,小阎王大人啊,你就不能长diǎn儿声气,直接推倒,然后生米煮成熟饭,这一切可就是定局了!

    “不行,不行,我反对!”苏辰与苏阳立马跳了起来。

    小阎王的黑瞳里就如同燃起了黑色的火焰一般,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苏辰与苏阳,当然了也顺便看了一下苏游,然后幽幽地道:“你们是哪根葱?凌从小就是孤儿,与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反对?你们有什么权利反对?”

    “嗯,嗯!”起司也在一边连连地diǎn头,就是,就是,哪里有他们反对的份儿啊,还有,他们反对个毛线啊!否则的话,就算他们是鬼医大人的兄弟,那么本猫爷也不会吝啬自己的猫爪的。

    小阎王冰冷的声音,令得苏家三兄弟一怔,是啊,苏凌从小就是一个孤儿,可以説虽然她是苏家的人,但是从小到大,苏家就没有管过她,如果不是她自己的生命力很强,那么只怕她早就死了。

    如此説来,自己三个,好像还真的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是啊,现在他们以什么身份来反对啊,现在苏凌可是还没有回归苏家呢?

    苏凌这个时候却是拍了拍小阎王的大手,然后含笑道:“好了冥,他们三个是苏辰,苏游,还有苏阳,是苏家的人!”

    最后一句,是苏家的人,苏凌説得很轻,但是却饱含了感情,只有小阎王一个人可以听得到,而这话的后面,还有一句,就是也是我的家人,这话苏凌虽然没有説,但是小阎王却明白,他很清楚,苏凌是一个很重情的女人,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爱上这样子的苏凌,要知道这个女人,是真的让他感到很心疼啊。

    虽然他对于苏家的人没什么好感,谁让他们不在苏凌小时候就找到她呢?生生地让那一魂一魄受了这么多苦。

    但是小阎王却可以敏感地感觉到苏凌对于苏家三兄弟的态度。

    要知道现在小阎王可是正全力地向着二十四孝好男人的方向发展着,所以他当然不可能会不顾及苏凌的感受了。

    而且同样的小阎王也可以感觉到这三个男人,对于苏凌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关心。

    所以他听完了苏凌的话,却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但是苏家三兄弟对于苏凌的介绍却是有些不满意,但是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态间却是都有些无可奈何,谁让现在虽然已经证明了苏凌的身份,但是却还没有对苏凌道出实情呢。

    没有进入苏家,根本就不会想到,一旦成为苏家的人,方方面面那可是会涉及到很多方面,可以説现在苏家人还没有正式承认苏凌的身份,从某种意义上来説,也是为了苏凌好。

    “呃,那小凌,这焰火?”苏辰这个时候冷静下来了,他看着窗外,那依就不断在夜空下放开的灿烂的焰火,然后皱了一下眉头问道:“到底是谁干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既然你们四个人都是因为这焰火来的,那么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去查了!”苏凌笑眯眯地道,有人来让自己用,那么不用白不用。

    “好,姐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可以把那个人抓出来!”苏阳握着小拳头道。

    起司也diǎn了diǎn头猫头,其实根本就不用小阎王大人,还有这三个苏家人出动,只要让他去走上一圈,那么一定可以猫到成功的。

    但是现在这话他不能説啊。唉,为毛阳间的猫一个个就这么笨呢,为毛他们就不会説人话呢,唉,真不习惯啊,各种的不习惯。

    当下几个男人的速度都不慢,苏辰,苏游,苏阳三个人便迅速地拉开门,飞也似的离开了。

    小阎王并没有急着离开,他眯着一双眼睛,看着那苏家三兄弟的背影,好一会儿,这才收回眼神,然后看着苏凌意味深长地道:“小凌,看来你这三个兄弟不是一般人啊!”

    “嗯!”苏凌diǎn了diǎn头:“我也感觉到了,冥有时间在地府帮我查查苏家到底是什么家族?”

    “好的,没有问题!”这事儿就算不用苏凌説,小阎王也会去做的。

    至于寻找那个放焰火的人,根本就不用小阎王出马,如果苏家三兄弟连这么一diǎndiǎn的小事儿都摆不平,那么他们就没有资格做苏凌的家人。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小阎王不介意让地府的判官动动手脚,把苏家人生死薄上的时间做一下调整。

    这种事情,对于判官来説,根本就是轻车熟路,而且保证做完了手脚之后,还会让任何人都找不到痕迹的。要知道对地府的那些人来説,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生死,亦或是杀人放火的概念,因为在他们看来,生就是死,死就是生,生生死死不过是轮回始然,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对于小阎王的想法,苏凌当然是不知道的。

    两个人又低低地交谈了几句。

    “冥,对了,那块地皮的事情,应该会在最近几天就可以搞定了!”苏凌道。

    “嗯,那我也会吩咐下面的人,找些干这种活干得好的鬼魂们!只要那块地到手了,那么我们就立马开工!”小阎王diǎn了diǎn头。

    小阎王并没有再停留太多的时间,只是交谈了一会儿,他便又将苏凌拥入到怀里,然后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了一吻,这才离开了。

    其实不得不説,现在有苏家的人在苏凌的身边小阎王也放心不少。

    起司眨巴着一双绿油油的猫眼儿,话説这一次小阎王大人来,至始至终居然都没有看过他一眼的,唉,可怜他这个娃子啊,居然活脱脱地被自己的主人给无视了。

    而且最郁闷的却是自己居然还不能説出口,只能自己咬着一块小手帕,蹲在角落里画圈圈去了。

    时间不大的功夫,苏家三兄弟便回来了。

    “咦,那个即墨青冥还没有回来?!”苏辰在説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可是有些得意的,要知道他可是将这一次看成是苏家三兄弟与小阎王四个人之间的角力了。

    现在他们三兄弟已经查清楚这个放焰火的人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了,可是那个即墨青冥居然还没有回来,于是谁高谁高,两方高下立见,这也由不得他不高兴啊。

    苏凌一笑,为阎王解释道:“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呢,所以就先回去了,他知道你们三个人一定可以摆平的!”

    “……”好吧,苏辰无语了,那个家伙,哼,哼。

    不过这个时候,苏阳却是立马站到了苏凌的身边,然后紧紧地拉着苏凌的手问道:“姐,那个家伙真的是你的男朋友吗?”

    “是的!”苏凌很认真地diǎn了diǎn头。

    “姐,你认识他多久了?那个人虽然长得挺好看的,但是好看的男人不一定靠谱啊,而且那个男人居然还穿一件白色长袍,嗯,他以为他是屈原啊,哼!还是有啊,姐,这个男人太能説了,虽然气势很强,但是能説的男人,一定会骗女人的,这是常识!”这小子,现在可是趁着小阎王不在,好好地抹黑着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没有半diǎn的愧疚之意。

    起司扯了一下猫唇,这小子,説话还真不客气,小阎王如果没有走的话,那么单凭着这小子説的这话,就足以让他吃足苦头的。“我和他认识很久了!”苏凌淡淡地笑着,虽然平素里她的笑容也是很淡,但是苏家三兄弟却发现,这一次她的笑容里却是多了一种叫做温暖的东西。

    是啊,小阎王与苏凌真的认识很久了,一万年如果都不算久的话,那么多少年算久呢?

    当然了,这话苏凌还不能和苏家三兄弟説。

    “哦,对了,这焰火的事情,到底是谁干的?”苏凌想起来了。

    “是冷天择干的!”苏辰在説这话的时候,很是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冷天择?!”苏凌皱了一下眉头,话説对于这个名字,她真的是很陌生,她可以保证,自己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冷天择到底是做什么的,这个男人,应该与自己没有任何的交集。

    起司也转动着绿色的眼珠儿,他的记性一向很好,可是任由着他将自己脑子里的所有的名字都搜索过一遍之后,居然没有发现任何与这个名字相似的名字了。

    这个男人,是干什么的?

    “怎么,小凌你不认识这个冷天择?”苏游敏锐地捕捉到了苏凌脸上的那疑惑的表情,于是忙问道。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苏凌道。

    “姐,这个男人就是长得有diǎn帅,一diǎn也招人喜欢的男人!”苏阳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气哼哼地道。

    貌似现在只要是想要觊觎苏凌的男人,苏阳都不喜欢,而且还自动地将这些人归结为不招人喜欢的行列。

    “冷天择,这个人也是四大家族中的人!”苏辰这个时候开口了:“四大家族,分别是苏家,冷家,叶家,还有第五家,而冷天择可以説是这冷家这一代的最优秀的子弟!”

    苏辰的话,让苏凌一怔,对于什么四大家族,她还是第一次听説。

    她本来想要开口问问,但是这个时候苏辰却是话锋一转:“小凌这事儿,你就不用管了,我倒要好好地看看这位冷家的大少爷,到底想要动什么心思!”

    这个时候苏辰的话语中不由得有些冰冷了。

    而且苏凌同时发现,苏游那张始终带着淡笑的脸上也收敛了笑容,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肃然。

    同时苏游与苏辰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至于苏阳虽然没有説话,但是那闪动的眸子里,也同样表明,这个冷天择不是一般的人,很令人忌惮。

    看到苏家三兄弟一副不愿意多谈的样子,苏凌自然也不会勉强的,她微微垂下了头,眼底迅速地掠过了一道精光,这个冷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这个四大家族又代表了什么,还有这个冷天择,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明明他与她本就是两个八杆子打不到的人,但是这个男人却主动招惹到了自己。

    难道是那个男人知道了自己与苏家的关系?

    所以才会如此做的不成?

    还是説,那个男人另有所图?

    但是她苏凌难道看起来就像是软柿子嘛,难道説她苏凌就那么好脾气嘛,敢招惹她,那么就要做好准备,等着承受她苏凌的怒火吧。

    自从重新回到阳间,苏凌便已下定了决心,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到自己,因为她现在完全可以保护自己了。

    “那么小凌,你放心,一切都有我们在呢,我们不会让你受到丝毫的伤害!”苏辰想了想,却是一脸正色地对苏凌道。

    苏游又在一边补充了一句:“小凌,现在不是我们不对你説出所有事情的真相,但是现在不説,是真的为了你好!”

    苏凌diǎn了diǎn头,她相信这三个男人是为自己好,可是,可是有些时候,知道真相是更对自己好,更何况现在事情已经主动找上门来了,她也有权利知道真相,不过既然苏家三兄弟不想説,那么她就自己去找答案。

    “姐,你放心吧,冷天择,我们根本就不怕他!”苏阳也道。

    其实现在苏家三兄弟最想知的事情就是,冷天择是不是真的知道,苏凌与苏家的关系了,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他们现在就必须要让苏凌立即回到苏家才行。

    而这个时候,四s店里,那个叫做严钰的年轻男人,正坐在电脑前,脸上的颜色,有些发黑,他正看着自己邮箱里收到的一个又一个的视频,同时手里也拿着一个手机,此时他正同时接着一个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男人哈哈大笑的声音:“小钰子,怎么样,我帮你办的事情,现在可是都办得妥妥的了,你要怎么感谢我啊,你知道不知道,为了帮你追求那个女孩儿,我可是把脑袋都想破了,才想出来那么多的新鲜玩意儿,而且也花了不少钱,但是却没有让那个美女,达到千金一笑啊!”

    “冷天择!”终于等到电话那边的男人声音告于一个段落的时候,严钰却是恨声开口了:“我只是让你帮我调查一下那个女孩儿的身份罢了,谁让你搞出这么多的事情来的?”

    “呃!”那边叫做冷天择的男人明显是一怔,然后用不可思议的口气道:“怎么,那么漂的女人,你居然不想追?!”

    严钰气得就着脑袋dǐng上冒烟了:“喂,难道你看我就像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

    “嗯,不是好像,是根本就是!”电话那边传来冷天择很认真的声音。

    严钰一下子就无语了,现在他的心里有种误交损友的无力感,丫的,你説説自己怎么会与这么一个无良的家伙成为朋友呢?

    娘的,这也太操蛋了!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

    “小钰子,你现在是不是正在心里骂我呢?”冷天择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这个男人就好像隔着电话也可以看透严钰的心思一样。

    “当然没有了!”严钰立马连声否认:“对了,到现在为止,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个女孩到底是什么人呢?”

    “哦,苏凌,b市医学院的天才,而且她真的是一个医学天才,她的几篇医学论文已经引起来国际医学界的重视了了。説实话,这个女人,现在我倒是对她起了兴趣了!”

    “怎么,冷天择,你这么一个怪物,也会对女人感兴趣不成?”严钰对于这事儿倒是生起了几分兴趣。

    “小钰子,你説错了,我没有对这个女人感兴趣,我只是对这个女人医术感兴趣,特别是这个女人居然来研究出了一种可以延长人生命的药水,呵呵,如果有这么一个女人在身边,那么就算是想死都难啊!”

    “你果然真的是一个怪物,不过也是啊,你可是一个比女人还要更漂亮的男人啊,又怎么会喜欢女人呢!”严钰説完了这话,立马压断了手机。

    “严钰,你小子不想活了!”怒火中烧,冷天择看着自己手中的手机,浑身上下一股寒气在涌动着,就连他房间里的那只八哥也不安地缩了缩身子,然后把自己的小脑袋窝在翅膀下。

    冷天择的房间里,并没有开灯,所以根本就看不清楚男人的脸,更看不清楚,男人此时的表情,但是很明显可以感觉到的就是此时这个男人的心情很不好。

    想想也是,毕竟没有哪个男人喜欢老被人拿自己与女人相比。

    难道説男人长得漂亮些,就有错了。

    还是説天底下长得最漂亮的只能是女人,不能是男人?

    这是什么狗屁的道理!

    其实现在冷天择也没有想到,苏凌居然会是苏家的人,而且也没有想到,苏家三兄弟在看到了自己准备的焰火之后就赶到了医学院,而且居然还从那些根本就不值一提的细微的线索上,找出了自己就是那个追求苏凌的幕后黑手。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给花卉店留下任何的线索。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出面,只是打了几个电话罢了,而且用的还是一张无记名的电话卡,诸如这样的电话卡,在小摊上可以很随便地就买到。

    只是他却没有想到,那个花卉店的年轻人,因为觉得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十分性感,所以居然录了音。

    也就是这段录音,便让苏家三兄弟迅速地找到了他这个幕后黑手。

    苏凌看着窗外,此时夜已经深了,而且那焰火看样子也到了尾声。

    最后几个零星的焰火球上了天,闪开之后,变成了一行闪烁的大字:苏凌做我女朋友吧,我是严钰!

    苏凌皱了皱眉头,话説这个严钰又是哪个?

    ------题外话------

    苏家除了明面的身份,还有什么身份呢?又是万更,求票票啊,票票就是游游的动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