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清穿奋斗记 > 正文 8、祖父去世一
    额尔赫兄弟几个心中都暗自担忧,看老太爷的状态,很有些交代后事的感觉,额尔德克甚至已经开始悄悄准备起来,一来是怕事到临头手忙脚乱,另一方面也有冲一冲的意思在,额尔赫心情也不好,私下里和西林觉罗氏説起,怕老太爷熬过过年去。

    舒宜尔哈听到父母的私房话,知道祖父时日无多,心里也有些难受,虽然她和祖父见面次数不多,真説起来感情并不深厚,但毕竟是自己亲人,对自己也算不错,也没有亏待自己家的地方,她真心希望老爷子能长命百岁的,但也只是希望而已,她什么也做不了。

    家里长辈有疾,额尔赫和西林觉罗氏都不轻松,连带着家里气氛也有些沉重,景顾吉还没学会看人脸色,仍是一味贪玩调皮,被额尔赫逮住收拾了两回,西林觉罗氏心疼,背着额尔赫交代景顾勒:“看好你弟弟,拘着他读书认字,别让他出去乱跑惹你阿玛生气。”

    景顾勒笑着应了,保证一定会看好弟弟,不让他惹祸,也不让阿玛额娘操心。舒宜尔哈就坐在旁边炕上玩,看到自家大哥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像狐狸,不由在心里为二哥diǎn了一排蜡,根据舒宜尔哈这一年多的了解,大哥看起来温文谦和,其实骨子里很腹黑的,二哥落在他手里,还不如被阿玛训一顿呢,只希望二哥能识相diǎn,别给大哥收拾他的借口。

    舒宜尔哈无甚诚意的为景顾吉祈祷着,景顾吉一直活泼的过头了,想也知道不犯错的可能性为零,反正景顾勒也不会真对景顾吉造成什么伤害,舒宜尔哈未尝没有看笑话的心理,谁让景顾吉总是笑话她话説不清、吃饭要人喂、走路走不稳的,活该他被景顾勒收拾!

    舒宜尔哈正在偷笑,景顾勒忽然凑到她面前,悄声説:“妹妹,你二哥总是笑话你,大哥帮你出气好不好?”説完还冲她眨眨眼,一副他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舒宜尔哈吓一跳,抬头盯着景顾勒看,发现他眼里只有关心和爱护,才放下一半心,学着他的样子眨眨眼:“二哥坏,喜欢大哥……”説完发现景顾勒脸红了,眼中似有得意之色,舒宜尔哈松了口气,看来是景顾勒细心,发觉她生气景顾吉笑话她,而不是发现她的异常。

    兄妹俩悄然达成协议,景顾吉什么都不知道就被联合定为目标了,为三兄妹以后的生活模式奠定了基础,景顾吉永远是被兄长和妹妹合伙欺负的那一个,真是可喜可贺!

    天气渐渐变冷,进入十月,虽然还没有下雪,气温却很低,出门就要穿上厚厚的棉衣,舒宜尔哈本来已经能很利索的走路了,但因为衣服太厚太笨重,她现在出入又要人抱着,就生气起来,西林觉罗氏哄了她好久,她才恍然惊觉,原来身子变小了,人真的跟着幼稚起来,不禁有些汗颜,但看看周围人习以为常的表情,又发觉这才是小孩子该有的表现,她倒是无心插柳了,反而不知道是该羞愧还是该骄傲。

    十月初九,京城下了今年头一场雪,西林觉罗氏已经开始算家里一年的开销和出息,舒宜尔哈在她看账本时跟着瞄了几眼,马上就头晕了,账册竟然是用满文写的,对满语,她现在是能听会説,但字一个也不认识,不禁感叹自己成了文盲,以后怕是要从头学习了,想想未来苦逼的学习生涯,她觉得眼前都是黑的。

    还好账册并非都是满文,也有一半是用汉字写的,虽然是繁体字,但也难不倒舒宜尔哈,她看到上面写的康熙二十六年字样,忍不住热泪盈眶,不容易啊,来了一年多,终于知道年份了!对比人家一穿越就能套一堆话的人,舒宜尔哈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失败!

    这边西林觉罗氏还没把家里开支算清,老宅就传来一个坏消息:老太爷快不行了。西林觉罗氏一边让人赶紧去衙门通知额尔赫,一边收拾东西带着三个孩子往老宅赶,一路上四人都很安静,西林觉罗氏是没心思説话,舒宜尔哈三兄妹互相看了看,谁也不敢惹她,都静了下来。

    舒宜尔哈家离老宅子有些远,等他们到时,其他几房人也都到了,一大家子密密麻麻站了一院子,小辈们都在外面站着,景顾勒悄然环顾四周,拉着弟弟妹妹站到人群中间,好歹周围人能挡挡风,舒宜尔哈心里给他diǎn了一个赞。

    不知道等了多久,长辈们从房里出来,送走大夫,额尔德克説声先散了吧,额尔赫和西林觉罗氏夫妇对视一眼,默不作声的领着儿女回家。

    到家之后,额尔赫把孩子们都叫到一起,説:“你们玛法今天是醒过来了,只是大夫説,他早年的伤势复发,要好生静养,我和你们额娘会每天过去侍疾,景顾勒在家要照顾好弟妹,那边万一有什么事,你们要立刻赶过去,知道了吗?”

    景顾勒应下,他感觉到了阿玛对自己的信任,也意识到身为长子的责任,看看懵懂的弟弟和年幼的妹妹,他深感责任重大,决心定要完成阿玛的交代,不让阿玛和额娘失望。

    舒宜尔哈看看父母再看看兄长,试着代入他们的思维,仔细想了想,就把父母和兄长的想法猜出个大概,看来父母是在着重培养大哥的责任心,同时树立大哥在弟妹中的权威地位,从大哥的表现来看,父母的教育挺成功的。舒宜尔哈暗自佩服,从小言传身教和潜移默化,兄长们想不成材都难,以后谁再説古人不会教孩子,她一准跟谁急!

    后面几天额尔赫特意请了假,每天都和西林觉罗氏回老宅侍疾,一去就是一天,有时候夜里也不会来,隔两天就要把舒宜尔哈兄妹带去一趟,两头跑着,又要忧心老父的病情,又要担心家中的孩子,夜里值夜还睡不好,短短不到十天,额尔赫夫妻俩就瘦了一圈,其实不单是他们俩,他们兄弟妯娌就没有不瘦的,不过最憔悴的当属老太太,她伺候老太爷几天后,自己也病倒了,但只吃了服药歇了一晚上,第二天又强撑着到老太爷床前候着,哪怕什么都不能做,她也要亲眼看着老太爷,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安心。

    又熬了三四天,老太爷已经进入昏迷状态,大夫连药都不开了,只説让额尔德克兄弟节哀顺变,纵是他们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听到这话仍是哀痛不已,老太太更是当场昏死过去,幸好大夫还没走,忙又是扎针又是灌参汤的一通折腾。

    舒宜尔哈兄妹又被打包带回老宅,这次所有的兄弟姐妹们都找了房间挤挤住下,舒宜尔哈兄妹被父母带着去看了看老太爷,看着几个月前还精神抖擞的老人躺在床上,脸色腊黄身材消瘦,眼睛紧紧闭着,只从嘴里发出几声**,舒宜尔哈心里一酸,眼泪忍不住往下掉。